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财经4国务院出招为企业减负三管齐下救急实

2018-06-11 09:45:52

国务院出招为企业减负 三管齐下救急实体经济

导读

业内人士认为,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几成定局,用电量增速也创新低至1%以下,二季度经济依然面临严峻形势。为此,国务

业内人士认为,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几成定局,用电量增速也创新低至1%以下,二季度经济依然面临严峻形势。为此,国务院降费、价改、减税三管齐下“救急”,直接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仅工商业降电价一项就可缩减成本超800亿元。

清费、价改、减税三管齐下“救急”实体经济  国务院“出硬招”为企业减负  电价下调为工商业节约成本800亿,适当下调铁矿石资源税率  继4月1日送出“稳增长”组合礼包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全国范围清理规范涉企收费、下调燃煤发电上电价平均每千瓦时约2分钱和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约1.8分钱、依法降低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  业内人士认为,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几成定局,用电量增速也创新低至1%以下,二季度经济依然面临严峻形势。为此,国务院降费、价改、减税三管齐下“救急”,直接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仅工商业降电价一项就可缩减成本超800亿元。  稳增长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成定局  继2015年前两个月重要数据集体逊于预期后,3月份中国经济“倒春寒”的态势还在延续。“3月份全社会用电量预计会是负增长,这比我们之前的预期还要悲观。”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欧阳昌裕告诉《经济参考报》,今年1月至2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2.5%,一季度用电量增速可能在1%以下

财经4国务院出招为企业减负三管齐下救急实

,而此前的预期是2%以下。  与此态势相一致,3月六大发电企业耗煤同比负增长20%,接近去年8月低点。而3月汇丰PMI初值49.2,较2月大幅下滑,并创去年5月以来低点。“结合这些数据来看,3月国内经济动能偏弱,是大概率事件。今年一季度GDP增速下行几成定局。”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判断。  财政部财科所研究员王泽彩也认为,我国经济仍处于缓慢去产能、去杠杆、去泡沫进程中, 3月份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预期一季度GDP增长7%左右,而二季度经济运行形势更加严峻。国务院常务会议在日前清理税收优惠政策、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等基础上,出台了清理涉企收费、下调燃煤电价和降低铁矿石资源税利率相关政策,就是要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创业创新,促进实体经济健康发展。  “今年GDP目标只有7%,比去年低不少,实现这个目标是没有问题,但还是要靠政策刺激。”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苏剑向《经济参考报》解释说,此次出台的三项政策属于供给管理,一方面有利于抑制通货膨胀,今年低膨胀大局已定,另一方面通过降低成本直接影响企业的盈利状况来刺激经济,最关键的是调结构效果比较直接,比如减税、减费等措施都是直接针对某些类型的企业。  事实上,这只是“稳增长”政策组合拳的一部分。就在4月1日,国务院刚刚部署盘活和统筹使用沉淀的存量财政资金,确定加快发展电子商务的措施,决定适当扩大全国社保基金投资范围。“这都是需求管理政策,对经济增长的直接刺激比较明显,但结果可能是资产价格泡沫会胀大,而供给管理就没有这个后遗症,但刺激效果没有那么快和明显,所以两种政策需要配合。”苏剑表示。  清费用  清理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  会议确定,集中用半年时间开展专项行动,在全国全面清理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涉及行政审批前置、市场监管和准入等具有强制垄断性的经营服务性收费,行业协会商会涉企收费等,通过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立规矩、建机制,用依法、规范、透明的管理制度扼制“任性”收费,挖掉乱收费的“病根”。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战略发展部研究员高玉伟分析称,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是对前期政策承诺的落实,力求言出必行、令行禁止,切实为企业清障减负,有利于改善营商环境,激发企业活力和发展动力,有利于稳定经济增长。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收入困难,难免巧立名目,擅自提高征收标准,出台新的收费政策,来弥补政府收入的下降。专家认为,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举措对于约束地方的行为也具有重要作用。  具体而言,会议规定,对去年中央和地方政府确定取消、停征和减免的600多项收费规定进行自查、督查,必须落实到位。凡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且未按规定批准,越权设立的涉企收费基金项目一律取消,坚决纠正擅自提高征收标准、扩大征收范围的行为。凡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审批中介服务及收费全部取消。  系统清理各项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尤其是那些借助政府权力,以商业名义、以社会组织名义,强制收取的各种会费、中介费、服务费,成为各方人士的共识。“这是政府权力的异化,变成了某些政府附属的事业单位、企业甚至某些私营企业权钱交易的渠道。清理这些收费对于规范政府行为、理顺基本分配关系、限制政府权力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张斌告诉《经济参考报》。  此外,会议要求取消政策效应不明显、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的政府性基金,整合重复设置的收费基金。对政府性基金收费超过服务成本,以及有较大收支结余的,要降低征收标准。张斌告诉,政府性基金的收取标准与支出所需要的资金之间往往是脱节的。支出会有所变化,但是收费标准多年不变,就可能产生大量结余。“所以说如果政府性基金花不了,就别收那么多了,应该降低收费标准。”他说。  降电价  工商业缩减成本超800亿元  在进一步实行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的同时,从电价入手“三管齐下”也是稳增长、调结构的重要政策“药方”。  会议决定,适当下调燃煤发电上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一是按照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电价平均每千瓦时约2分钱。二是实行商业用电与工业用电同价,将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减轻企业电费负担。继续对高耗能产业采取差别电价,并明确目录,加大惩罚性电价执行力度。三是利用降价空间,适当疏导天然气发电价格以及脱硝、除尘、超低排放等环保电价的突出结构性矛盾,促进节能减排和大气污染防治。  据了解,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电价。此后2013年10月和2014年9月,上电价曾两度下调,但销售电价未调整。  “前两次上电价下调主要是为了补环保电价、可再生能源基金等方面的欠账,而此次降电价既符合了煤电联动的政策,又直接降低了企业成本,实现了稳增长的目的,而且对高耗能企业和清洁能源发电有具体政策,促进了结构调整,可以说是三管齐下。”欧阳昌裕表示,对电费占生产成本比例比较大的行业利好将更明显,比如电解铝行业的电力生产成本占到总成本的40%左右,“生产一吨铝需要1.3万度电,电价下调1.8分钱,成本就能降低234元。”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4年第二产业用电量为40650亿千瓦时,其中工业用电量为39930亿千瓦时,而第三产业用电量为6660亿千瓦时,其中绝大部分执行商业电价。以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来计算,仅工业用户就可直接降低成本718.74亿元,工商业成本累积缩减超800亿元。  减税率   铁矿石资源税下调  为改善铁矿石企业生产经营环境、促进结构调整、支持上下游产业协调发展和升级、保障国家资源供应安全,会议决定,自5月1日起,依法适当下调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减按规定税额的40%征收。这对于国内铁矿石企业而言无疑是一大利好。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铁矿石企业相对于国外企业,开采成本高、品位比较低,国内企业相对国际铁矿石大企业,竞争力比较弱。目前国际市场大宗能源产品价格持续回落,从南美、澳洲进口的铁矿石价格在下跌。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全球铁矿石价格大幅度降低,国内铁矿石企业普遍处于亏损的状态,很难和低价的进口铁矿石竞争。  张斌表示,现在铁矿石整体价格低迷,受国外铁矿石冲击的背景下,国内企业负担重,亏损比较严重。铁矿石资源税降低,力度很大,至少可以为国内的铁矿石企业节省不少现金流。  “在当下企业亏损加大的情况下,如果国内资源税不调减,企业成本高,价格就没有竞争力。”王泽彩告诉,“这样不利于企业增强竞争力,不利于企业走出去,不利于国内调结构。因此,调低资源税利率,能够极大降低企业成本,增强竞争力,支持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维护国家能源安全,为保持实体经济恢复性较快增长注入了一剂清新剂。”  >>>  国务院缓解铁矿石企业压力:资源税减按40%征收  电价下调方案获批只待公布:均价下调接近2分  铁矿石企业等来“救命稻草” 资源税征收比例减半  国务院:各部门给企业“念紧箍咒”要上报  李克强为什么将减税降费称为积极财政政策

电价下调方案获批只待公布:均价下调接近2分  均价下调近2分,只待公布 电价下调方案获批  随着电价调整方案已经上报至国务院审批,电价下调正式公布在即。  4月8日,独家获悉,电价主管部门已经将电价下调方案上报至国务院并获审批。此前的2月份,《华夏时报》曾报道,电价主管部门到电企进行过调研后已经制订调整方案,预定今年二季度正式下调上电价。  “刚进入二季度,政府已经迫不及待要公布下调电价一事了。”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此次电价下调幅度预计全国平均降幅每千瓦时接近2分钱。与此同时,此次电价调整也是煤电联动两年多来,首次同步调整上电价和销售电价。  均价下调接近2分钱  随着酝酿多时的新电改方案在3月底正式公布,电价也很快迎来了调整窗口。  4月8日,获悉,电价调整方案已经获得国务院的审批,目前电价下调只待政府正式公布,此次电价下调幅度预计全国平均降幅每千瓦时接近2分钱。调价将主要按照煤电联动的规则进行。  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电价。此后2013年10月和2014年9月,上电价曾两度下调,但销售电价未按规定随之联动调价。  此前获悉,此次国家发改委将电价调整的权限下放到各地区,各地物价部门已经经过调研与核算,确定了各地电价调整的具体幅度。据悉,最终出台的方案中,广东、浙江和江苏3个省份的下调幅度会大些,每千瓦时下调2.5分钱。  据专家预测,根据国际改革的经验,由于电改政策均不同程度引入竞争机制,改革将促进整体电力价格水平的下降,长期而言电价水平有望降低约20%。  煤价已跌至谷底  “目前宏观经济形势不好,电价下调对正处于下行压力中的实体经济是利好;而因为煤价走跌严重,几乎已降至谷底,电价下调本身对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影响不会太大。”一电企高管告诉。  事实上,近期因煤炭企业争相降价促销,煤炭价格进一步深跌,已近跌至谷底。  4月8日,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于459元/吨,本报告期(2015年4月1日至4月7日)比前一报告期下降了10元/吨。截止到本期,进入2015年以来,价格指数累计下跌了66元/吨。  4月7日,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价格指数为79.88点,较上期下跌0.05点,跌势减弱。除长治地区动力煤价格有所下跌外,其余地区煤种价格均弱势持稳。尽管大同、朔州地区主要煤企暂未出台4月份价格,但随着大型煤企陆续下调价格,电厂采购情况有所好转。  据秦皇岛海运煤炭研究发展部分析指出,本报告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的运行结果表明,价格下降的港口规格品数量有所增多,表明该地区动力煤价格的下降势头再次增强;价格指数环比下跌10元/吨,跌幅比前一期显着放大。  该分析同时认为,大型煤炭企业4月份大幅下调下水煤挂牌价格和变相加大优惠促销力度的定价策略,进一步打击了市场信心,不仅使其它煤炭生产和贸易企业进一步“跟跌”甚至是“超跌抛售”,也对环渤海地区动力煤交易价格产生更大的下行压力,是促使本期部分港口动力煤价格及价格指数在大秦线集中检修开启背景下,却出现加速下跌的主要原因。  尽管电企人士认为,此次电价下调对煤电企业影响有限,但河南平煤一人士告诉,初步计算,电价若下调0.02元/千瓦时,电企煤炭采购成本要下降30元/吨左右才能维持之前的利润水平,这意味着下调电价后,煤炭价格还有可能存在超30元/吨的下跌空间。“但是煤价已经降至谷底,如果再降,煤矿只能停产。”该人士认为。  谁是受益者  根据目前中国的电价机制,高负荷率的工商业用户补贴低负荷率的居民用户,而此次电力下降,虽然仅仅接近2分钱/千瓦时,但该成本的降低对工商业大用户来说仍然意义重大。  据媒体报道,去年江苏全社会用电量5013亿千瓦时,居全国第二位,工业和服务业用电量占到全省总量的89%左右,电价每千瓦时下降2分5,工业和服务业企业可以减少电费成本支出111.5亿元,相当于去年江苏省“营改增”给企业减负收益的1/2。常熟苏南重工主要生产电力、船舶等行业的高端装备产品,去年用电量近1亿千瓦时,按照这样的下价幅度,企业年可节省成本250余万元。  业内专家认为有色、钢铁、水泥、化工等均属于高耗能行业,在电价的长期下行趋势中盈利水平将得到改善,其中电力成本占比近40%的电解铝最为受益。  虽然高耗能行业将能从此次电价下调中获利,但了解到,政府仍将坚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完善和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将会通过相关政策比如差别电价、惩罚性电价、季节性尖峰电价政策,来引导产业结构优化调整。(华夏时报)

铁矿石企业等来“救命稻草” 资源税征收比例减半  4月8日这天晚上,牵动国内矿山企业的铁矿石资源税调整,姗姗来迟。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确定,为改善铁矿石企业生产经营环境、促进结构调整、支持上下游产业协调发展和升级、保障国家资源供应安全,自5月1日起,依法适当下调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减按规定税额的40%征收。  在我国,矿山企业缴纳的税费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矿山企业须缴纳的特定税费,也称作资源性税费,另一类是对企业生产经营所普遍征收的其他税费,仅资源性税费就主要包括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等6种。  《第一财经》采访获悉,20年来,铁矿石资源税已调整过多次,1994年是按60%征收,2002年是按40%征收,到2012年比例又提高到80%。  根据我的钢铁对唐山典型矿山的调研分析,从矿山企业税费的构成来看,资源性税费和其他税费占企业税费总额的比重分别为47.8%、52.2%,其中资源税占总税费的23.5%、资源补偿费12.6%、矿权价款11.7%、探、采矿使用费较小0.013%(可忽略不计).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张琳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此次调整相当于是在现在基础上砍了一半,又回到2002年时候的征收标准,但相比当下惨淡的铁矿石市场,这种调整释放的信号是“救命”的。  同一天,铁矿石价格继续呈现下滑之势。数据显示,以62%品位粉矿为标准的普氏指数每吨为47美元,而从去年看,同样品位的铁矿石价格由1月份平均127.92美元/吨下跌至12月份平均69.25美元/吨,下跌幅度达45.86%,到今年初又跌破了60美元/吨。  主营铁矿石采、选和销售业务的海南矿业()就品尝过跌价带来的苦涩。  该公司4月2日披露的2014年财报(修订)显示,该公司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大幅下滑,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上年的10多亿元下降到4.24亿元,跌幅达58%。  “鉴于2014年铁矿石价格下跌幅度较大,公司2014年度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如2015年及以后,铁矿石价格继续下跌,铁矿石市场持续低迷,未来铁矿石业务经营业绩可能出现大幅下滑的风险。”海南矿业在财报中如是表示。  另一家上市公司五矿发展()虽然保持较强盈利能力,但仍难抵矿价下跌的影响。财报显示,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345.59亿元,同比下降3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缩水四分之一。  五矿发展方面称,去年,钢材、冶金原材料等大宗商品需求减弱,铁矿石、钢材市场价格分别大幅下跌约43.90%、16.67%,“受市场不景气因素影响,该公司全年实现钢材类商品销售量同比减少21.78%,冶金原材料类商品销售量同比减少38.44%,使得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减少”。  张琳表示,现在进口矿已经进入“40美元时代”了,没有进口矿价的拉动,国内矿价更是上不去,“拿河北来说,六成的矿石成本在80美元左右,国内矿的经营压力凸现,另外国家基于对战略资源的考虑,市场上总要保留一部分国内矿资源,不可能让国内矿全部关停掉”。  鉴于国产矿所处的困难局面,早在3月底,中国冶矿协地方铁矿委员会秘书长李凤海就向本报透露,就如何减轻国产矿负担,他正着手准备材料向国家层面建言,其中在税收调控方面,除了建议调整资源税征收比例外,还包括增值税的调整。  不过,我的钢铁资讯总监徐向春也向《第一财经》表示,降低资源税对矿山企业是件好事,但毕竟降税力度有限,更多是要取消、减少地方各种不合理收费,这方面还有较大减负空间。“更重要的是要企业加强管理,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作用,优胜劣汰,该退出的要退出。”他说。(第一财经)

国务院:各部门给企业“念紧箍咒”要上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全国范围清理规范涉企收费、下调燃煤发电上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依法适当降低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多措并举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据新华社  国务院常务会议要点  清理规范涉企收费  ●对去年中央和地方政府确定取消、停征和减免的600多项收费规定进行自查、督查。  ●凡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且未按规定批准,越权设立的涉企收费基金项目一律取消。  严禁行业协会商会打着政府旗号擅自设立收费项目或提高收费标准  严禁强制企业入会并收取会费  严禁强制企业付费参加会议、培训、展览或赞助捐赠等行为。  ●凡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审批中介服务及收费全部取消。  ●取消政策效应不明显、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的政府性基金,整合重复设置的收费基金。对政府性基金收费超过服务成本,以及有较大收支结余的,要降低征收标准。  ●对清理规范后保留的涉企收费建立清单,并向社会公布,清单外一律不得收费。  下调工商业用电价格  ●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电价平均每千瓦时约2分钱。  ●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  降低铁矿石资源税征收比例  5月1日起,铁矿石资源税按规定税额的40%征收。  焦点1  行业协会禁打政府旗号收费  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全国范围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并为这一部署明确了“时间表”与“路线图”。  立规矩、建机制。国务院通过一揽子的硬举措,从治本角度坚决斩断乱收费的“黑手”,为创业清障,为企业减负。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集中半年时间全面清理涉企收费,通过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立规矩、建机制,用依法、规范、透明的管理制度扼制“任性”收费。  有“时间表”,也有“路线图”。国务院会议用“凡”“一律”“全部”“严禁”等字词给涉企收费立下严格规矩,明确凡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且未按规定批准,越权设立的涉企收费基金项目一律取消;对清理规范后保留的涉企收费建立清单等。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常务会议称,凡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审批中介服务及收费全部取消。严禁行业协会商会打着政府旗号擅自设立收费项目或提高收费标准,严禁强制企业入会并收取会费,严禁强制企业付费参加会议、培训、展览或赞助捐赠等行为。  对此,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程海告诉,加入协会应该是协商自愿为主,但有些协会收费却没商量,不缴费就不能加入协会,有些考试、年检就无法通过,而协会提供的服务却很有限。  “此次提出规范中介服务、行业协会、商会收费,也就是规范‘红顶中介’收费,这是很有针对性的,直指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王怀宇说。据新华社  焦点2  工商用电平均每度降1.8分钱  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为降低企业成本、稳定市场预期、促进经济增长、有扶有控调整产业结构,适当下调燃煤发电上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  这是经济下行压力下减轻企业负担出台的又一实招,具体举措是:按照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电价平均每千瓦时约2分钱;实行商业用电与工业用电同价,将全国工商业用电价格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1.8分钱。  煤炭价格的持续下行为此次电价调整创造了有利条件。2012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电价。  从2012年初至2014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由每吨近800元跌至每吨约520元,下跌幅度超过30%。国家发改委于2013年和2014年两次降低燃煤发电上电价,但主要目的是疏导脱硝、除尘环保电价矛盾。按照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燃煤发电上电价仍有下降空间。  下调燃煤发电上电价,意味着发电企业、电企业要适当让利。专家指出,2014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比上年仅增长3.3%,而同期电企和电的利润增长率普遍高于这一数值,具备让利空间,总体上不会影响发电行业的基本面。  “电价调整后,企业在电费方面的负担会进一步降低,有利于提高企业的盈利水平,促进实体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说。据新华社  ■ 现场  “给企业‘念紧箍咒’要上报”  李克强总理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三项议题,“合力”为企业“减负”。总理给参会的各部门负责人提出了一项“硬要求”:各部门今后出台文件、规定,如果是给企业“念紧箍咒”、“套枷锁”的,一定要上报国务院做评估。  “去年,我们从中央到地方累计取消了1000多项收费事项,这些改革到底落实了没有,要利用这次清理的机会,进一步展开督查和自查。”总理说,“不能光出政策、下文件,企业却感受不到这些实惠啊!”  他说,在全国范围内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既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的组成部分,也是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有力措施。这有利于帮助企业抵御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李克强明确要求,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清理那些“必须要取消的收费项目”。  “我到企业考察时听到,现在还是有很多收费项目,名目繁多啊!有些环节,之前统计的收费有几十项,跟企业实际了解,林林总总的项目有上百项!这让企业怎么发展?”讲到这里,总理的语气明显加重了。  他说,各种各样的收费项目,不仅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更重要的是,“把企业的市场预期和成本计算打乱了”。  “今天找到你就跟你收钱,具体收多少钱还可以讨价还价!”李克强说,“这些收费乱象,包括各种变相收费,严重影响了企业的发展。这次一定要坚决清理!”  总理还给参会的各部门负责人提出了一项“硬要求”:“各部门今后出台文件、规定,如果是为市场取消‘枷锁’的,那当然欢迎;如果是给企业‘念紧箍咒’、‘套枷锁’的,一定要上报国务院做评估!”总理说。  他强调,政府要做的是让市场更多发挥作用,尽可能激发市场活力、为企业松绑。 据中国政府  ■ 纵深  “减负”为何被称为“积极财政政策”?  昨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三个议题围绕同一条主线展开——减税降费,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轻徭薄赋,与民休息,自古以来被视为时务之要。在李克强任上,这种“以减法换乘法”的治理思路尤其清晰。  昨日的会上还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在谈及全面清理规范涉企收费议题时,李克强称其为“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有力措施”。  值得玩味的是,这是继2月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后,李克强总理第二次公开诠释“减税降费”与“积极财政政策”之间的关系。  这两次表态很重要。在传统观念里,一提到积极财政政策,很容易让人马上联想到增加赤字,拿出钱投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建设。当然,这也是必要的。然而对于那些更广大的市场主体而言,少取之,便是予之。一解就业,二促创新,三能传递清晰的政策导向,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积极的财政政策?  知易行难,许多国家的财政政策都面临着这样的悖论:政府往往在经济形势向好、财政盈余时更乐于减税降费,而在经济不景气、财政捉襟见肘时则明显缺少动力。但对于企业经营者而言,越是在后一种形势下,减税降费的政策才越能最大化地发挥“及时雨”的功效。  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这是个两难选择。但李克强显然知道中国经济的活力与韧性到底在那里。  而要盘活中国经济这盘大棋,“四两拨千斤”的财政无疑是最重要的宏观政策工具之一。这其中,决不能仅仅依靠扩大公共产品的供给来“保驾护航”。  这就是李克强为什么将“减税降费”称为“积极财政政策”的真正原因。(新京报)

北京国仁医院修玉香主任:孩子出现癫痫怎么办?
“暑期来临 做好癫痫预防”北京国仁医院夏季社区义诊
北京国仁医院癫痫科孟银花主任:抗癫痫药物有哪些副作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