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俞幼清沈垂文第5章略

2020/10/16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俞幼清沈垂文第5章俞幼清沈垂文第5章节选自南归小法师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与君相谋1秋风不渡》,小说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

俞幼清沈垂文第5章 俞幼清沈垂文第5章节选自南归小法师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与君相谋1秋风不渡》,小说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关注。片断节选:这位许小姐上次虽然被她说了回去,但是此时再见倒没红脸,还稳妥的行了个礼,口中道,“给姐姐请安。”这一声“姐姐”听的幼清一身恶寒,整一日心情都不大好。她本以为此次许合宜又是来与她说教的,但是她却向她透漏了一件事,“不知姐姐可知道世子殿下的秘密?”

>>>《与君相谋1秋风不渡》在线阅读<<<

《与君相谋1秋风不渡》第5章

果然,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许小姐开口了,“许氏合宜请冢宰大人安,前日里合宜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大人1遭,还望大人海量,不与臣女计较。”

幼清手上一顿,笔上的朱红点的太过,生生将一幅画给毁了。她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将笔递给了银粟,然后转过身来同许合宜说话。

“许小姐多虑了。”

她声调温温的,明明方才刚毁了一幅画,此时却叫人看不出半点错漏,许合宜袖子下指尖抖了抖,脸上倒还过得去。其实她是头一次见到俞幼清,从前在上京,人人都说她与俞幼清之美不分上下,可是,如今真真正正见到了她,许合宜不免略略有些惊讶。

由于俞幼清实在是与她想象的不大一样。她从未见过幼清这般的女子,她知道她大权在握,德行甚高,但是她看起来却同她没什么两样,都是柔弱女子一般,自然,除却她的一双眼睛着实很明丽,叫人不敢去直视。

说完了这句,幼清就看着许合宜,也不说旁的话。其实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她本就没招惹过这位许小姐,所以,也不知道她今天来到底要说甚么。

但是她转过身来看到许合宜以后委实冷艳了一下。许合宜实在是个美人,而且有一种从容优雅的气度,想来为了培养她,许家也是下了很多功夫的。只不过,她不知道为何许合宜不答话,明明是她来找她说话的,幼清难免一头雾水。

总这般僵着也不是办法,过了半晌,终究还是许合宜继续说道,“合宜本日见大人倍感亲切,不知臣女是不是是有幸称大人1声姐姐?”

幼清眉梢轻挑,微不可察地笑了1声,心想不如姑且先顺着她,看看她到底要翻什么花样,便点头称善。

“姐姐年长合宜4岁,又是皇太女的伴读,合宜一直以来都是十分敬仰的,”说到此处,许合宜抿了抿嘴,似乎接下来的话她说的是极其难的,而幼清则眯了眯眼,接下来便是重点了吗?

“但是合宜与淳世子早有婚约,以后能否请姐姐避嫌呢?”一边说这话,她一边又绞着手里的帕子,真是十足的委屈模样,若幼清是外人,怕都要以为是自己欺侮了她吧?

再说婚约?若真因她碍着事了,那来找她又有甚么用途呢?

这次幼清光明正大地笑了笑,许合宜或许窘迫,但是她不窘迫,“既然你称我1句姐姐,那我也不好托大,只得教你几句道理的。”许合宜要走规模养殖的路子点了点头,十分恭敬的答道,“姐姐请说。”

“本官位列朝堂,与朝上诸位大臣都是可以言谈一二的,此前却从未有人多说半个字,那是由于诸位大人都信得过我的品行,其实不在意我是不是是个女子,而诸位大臣都是陛下择选的栋梁之才,mm若由于我与世子多说了两句话而来找不痛快,可不是拐着弯地打陛下的脸面吗?”

这套歪理幼清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听着倒仿佛有那末几分可信。朝臣没有多言倒是真的,只不过信不信得过她的品行都是些空话而已。

“姐姐不要吓唬合宜了,合宜只是个闺中女子,其实不懂得这些朝廷之事,想来陛下也不会责怪合宜的。”

幼清眼神一定。果然她当初料想的不错,这是个利害的。若真是个闺中女子,怎会来找她未婚夫的疑似红颜争论?若真是个闺中女子,听到陛下的名号还能如此镇定的反驳?

她又笑了笑,语气听着正经了些,“你本日来究竟是想要我做什么?”这些女子之间的把戏还不足以入她的眼,但是,她已很久没有遇到过像许合宜这样敢明目张胆的算计她的人了。

方才听到陛下2字,许合宜没有半分震动,但是却在听得她这句话以后,瞳孔有了微微的颤动,“那就请姐姐保证,尔后远离世子殿下吧。”

幼清哑了哑口,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么老套的话,于是转问道,“便是我答应了你,你又如何保证我以后不反悔?”这次,幼清却清晰地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些喜悦的情素,只见她从袖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打了开来,里头静静躺着1丸不足半个指节大的药,看着幼清迷茫的眼神,她解释道,“这是我许家研制了数十载的秘药,服此一丸会使女子容颜焕发,仿佛神人,只不过会有几个月的时间犹如受了风寒一般不适而已。”

幼清看着许合宜的表情,不禁觉得她有些可笑。她想要她称病,不宜回京,最好等她与乔正则完婚吗?可是许合宜用来交换她的时间的价码太低了,区区面貌而已。

因此,幼清用指尖捻起那丸药,搁在眼前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1抬手,扔进了黄土里。许合宜脸上虽有些焦急的表情,却其实不真正急着去将它寻回来,她只是在等幼清的答复。

“许小姐,”幼清虽然扔了她家宝贝的秘药,但脸上仍旧是完美的社交笑容,更是不曾说一句快语,她慢吞吞地说道,“常言道,话可以乱说,但药不能乱吃。许小姐的情意我只能心领了。”许合宜用这样的办法应对她,难道真当她是个闺阁小姐了?

开始时,她说她比幼清小几岁,就是在提示她她年岁大了,而后又献出秘药,想勾起她的欲望,可是,她道行太浅了,幼清已觉得无趣了。

“许小姐既然本日能来找我,应当是觉得淳世子心属于我吧?”幼清仍是笑着看许合宜,自始至终她都坐在位子上,眼皮都不曾跳一下,而许合宜听到这么直白的话,却不免有些震惊。

但是不等她再有甚么反应,幼清便继续说道,“若许小姐这么想那便错了,世子殿下不是心属于我,他只是觉得我有趣,喜欢我罢了,谈不上情爱的。”她这话说的极狠,直接否定了许合宜心中的那点子猜忌。

“可你们……”幼清抬了抬手,打断了许合宜的话。她知道她想说甚么,因而便道,“我的夫君是沈垂文,他已为国捐躯了,与淳世子有何干呢?”

认真可笑啊,人人都知道沈垂文就是乔恒,但是却没一个人敢说,或明目张胆的说。

许合宜嘴唇嚅动,却再说不出些旁的,听了俞幼清的话,其实她明白了,她真正想与她说的是,她应当去找世子说这些,而非来找她。若是一个男子真的想变心,那末对象可以是任何一个女子,换句话来讲,真正想解决问题,就要防范未萌。

许合宜离开后,幼清瞧着天色也不早了,便叫银粟整理东西准备回去了。一边看着银粟整理,她一边又回忆起许合宜起方才的话,婚约吗?乔正则恍如没与她提过。

银粟明显也想到了此处,手上虽不停,但脸色不怎么好,幼清见她这般,不由开怀笑出了声,只说,“你问吧。”既然她发话了,银粟便也不再憋着,其实一直以来她都有一个问题,“奴婢不懂,世子究竟有什么好的,能……能让小姐不选少君,而选他?”

幼清虽然早就知道她想问这个,却无妨掌心托着下颚仔细想了一会才答,“或许是由于他是个心软的人吧?”银粟正要收伞,陡然听了这个答案,手上不由1抖。幼清也知道自己说的不明不白的,所以继续解释道,“他心软,所以我如今与在沈府时两种面孔但他还是喜欢我,将来我犯了错,他也会谅解我的,可是陆翼遥,”与银粟一般,提到陆翼遥时,幼清嘴上也磕绊了一下。

“他若是发现一直以来面对他的我都是装出来的,或许是不会谅解我的。我做县主、做冢宰,就算再凌厉,可我终究还是个女子,我冒不得这个险。”

脐贴治疗小孩肠绞痛效果如何
牛奶蛋白过敏能自愈吗
复方鳖甲软肝片在哪里买
奶粉过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