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时光不与少年老

2019/07/14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的,做了个梦。梦见高三的老班满世界追杀我和小猪逃到了火车顶上,小猪对我很诡异的笑貌似要说什么就掉下来了。还遇见了李慧和我说再

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的,做了个梦。梦见高三的老班满世界追杀我和小猪逃到了火车顶上,小猪对我很诡异的笑貌似要说什么就掉下来了。还遇见了李慧和我说再见,近十年没见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小猪就是火车上摔死的,莫非真要对我说什么?

好些人七八年十来年没联系都突然冒出来了,四面八方的消息也突然都涌过来了想想初中时候真是动物园,长毛象,猫咪,驴,熊猫,金毛狮,骷髅怪,小头,熊,圆头,阿呆,阿花,嘻嘻只不过一群发小,现在还没消息,海洋,超樊,帅帅,露露,彬彬,洋洋,回老家时候听说不少人结婚了,但是一个人没见到,他们孩子倒是见到几个,猛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小时候大家一起偷核桃的记忆还没模糊,这一代人已经当爹了。

村里的核桃园因为一把大火没了,大堤两岸的核桃树也不只怎么都变成柳树,北地一望无际的水田都变成了麦田,麦子收了,一阳望去都是裸露的灰黄色的土地,中间零落分部着没有了多少生气的水塘,杨树的树叶在阳光下充满了耀眼的绿意,池塘上渔船别着巨大的渔网在缓缓地行驶着,大堤侧面几个老人悠闲的放着羊,北面地平线上孤零零地坐落着一座小庙,再远处白云也是懒洋洋的,现在看着这座庙特别喜感,玉皇阁,金刚殿,观音堂,济公殿,药王殿,八仙殿,娃娃庙。

记得哥哥带我来求佛的场景,入庙即跪,遇像则拜,然后小心翼翼把自己零花钱,一毛,两毛,放在功德箱里,一脸虔诚的祈求佛祖保佑,三叩九拜。我哥已经不信佛了,毕竟佛祖到底没有保佑他,工作以后他生活越来越麻木了,再也没看到过小时候他带我钓鱼时候神彩飞扬的表情。

后来他又去上学了,人总是会成长总要靠自己。我拜了佛,上了香,也许了愿,也不知道这诸天神佛听得到不,不过我更想知道庙里的神仙和菩萨回打起来不。

我去了娃娃庙,那里是求子的地方,庙里放了几百个姿势各异的小人,曾祖母说我是她在这里求来的,我看看了看据她说很像我的那个泥像,看他左手上是不是有个指纹。

和姑姑去祭拜了曾祖父母,两位老人在的时间我也没到老人的身边,甚至没参加老人的葬礼,本如本来就是个薄情的人,两个矮矮的土丘偎依在一起,上面长满了野草,摘了一颗坟头的红的耀眼野枸杞,真苦,老人连块墓碑也没。

去了家里的老院,十几年没住人已经腐败不堪了,院子里长满了齐腰的野草,记忆中的那些枣树李子树柿子树早没了,一口老井也被方石封死,堂屋的门前的葡萄架因为腐败已经散架坍塌,那我惦记着的葡萄早没了,只记得吃了一口好酸好酸。

我在惦记着祖母分家时候被烧得那些书,除了喜欢的西游记,那本镜花缘也特有趣,还有画着各种怪兽的山海经,发鸠之山,其多拓木,有鸟焉,其形若乌,文首,白啄…

记忆总是故意把时间搞的好乱。很久很久的事情仿佛就放生在昨天。而很近的事有显得那么遥远,梦境开始和记忆融合我已经分不清那些是我的梦,那些真的曾经发生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曾经离我很近很近的人变得越来越遥远。

前列腺炎要检查什么
昆明治癫痫好的医院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情书14

下一页:无言5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