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下一站的幸福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1    “一步一想心中向著渺茫,沿路挂著城市新装;冬日追赶风中漂亮女郎,怀念令体温正下降;一幅思忆车厢邂逅你,坐进身边像情侣没距离,轻摆中

1    “一步一想心中向著渺茫,沿路挂著城市新装;冬日追赶风中漂亮女郎,怀念令体温正下降;一幅思忆车厢邂逅你,坐进身边像情侣没距离,轻摆中当肩碰著你,是不可解释的完美。正是你,我没逃避,在这浅水湾的一个终站,让两颗心一起,走出美丽传奇,你缠绵无尽一生不忘记……”  王文军一边收拾行装,一边哼着歌曲,内心充溢着愉悦的细胞核,而且不断地在分裂聚变,使自己近这段时间内充满着无穷的力量,整个人就好象天天打着鸡血似的。身边熟悉他的人都挺纳闷,不知他怎么了,还有一部分人主动来关心他,问他是否生病了还是有什么情绪波动,他只是笑笑,说没事。  其实,他知道这症结在哪里,但现在还无法与人分享,目前还不能将他的快乐分给他人,因为他还在积蓄能量,他希望能抓住这个机会,能一击而中,牢牢捕获那个已在他心中快三年的她。  她叫娜娜,是某陆军学院的教官。认识她是因为当时王文军恰好也在这学校读书。在快毕业的时候,王文军应邀参加一个同学的聚会,而她恰恰也在被邀之列。他眼见到她,就很有好感,只是当时人太多,太吵杂,他与她只是简单的交流了几句,然后就各自融入自己的圈子,直到聚会结束,他也再没和她说点什么,甚至连再见也没有。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失礼,在接下来的许多日子,每当一想起此事,他都感到一丝悔意,后悔自己的失礼,也更后悔失去了人生巧遇。他常在心中想,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放过,只可惜,直到毕业,自己成为中国某集团军的一名少尉排长,也再没见到她。  走上工作岗位后,工作是劳累、烦琐的,但这并没有丝毫减少思念她的时间,他不知道她的一切,但却默默地把她放在心里,他总是在期盼什么、幻想什么,为此他一直拒绝与其它女孩子交往。他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军营中,他喜欢做一个职业军人,他热爱这个职业,十分狂热的爱,就如她……  也许他的思念之情感动了上苍,也许他出色的工作给他带来了好运,也许这一切必然会有个也许,上个月,他又再次见到了她。她随院校工作组竟来到了他的部队,两人还是静静地说了几句话,这一切就如次的重演,谁也没有表达出对对方的思念,一切就如陌生的朋友一样,只是礼节性的寒暄着。与次不同的时,他们相互给对方留下了联系方式,人嘛一次生,二次熟,朋友间留个联系方式也许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只是他把那张写着她的名字、她的联系方式的小纸片很认真的叠韵,放进了他的军官证中,他感到很开心,就如把她放进了自己的胸怀那样的喜悦。    2    今天,因工作任务他要到江京去,虽然她的学校不在江京,而是在江昌,但这两者有一个字相同,使他不由自主地感到兴奋,是呀,也许事情办得顺利,他还可以私下跑到江昌去,去见一见她。  火车上的人很多,十分拥挤,他一边寻找自己的位置,一边想中国人可真是太多了,连车厢的过道中都站满了人,每前进一步都非常的困难。虽他出门已换上了便装,但他仍不想失去军人应有的风度和素养。车外阳光很灿烂,车内的他从容地等着,等着他人做完自己的事,等着他人给他让出一丝缝隙,好让他进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火车开动了,车厢内的人也开始安静下来,原本闹杂的车厢也显得不那么拥挤,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放好行礼,正要准备坐下来,只听一声悦耳的叫声:“王文军,怎么是你?”  他感到他的心脏被加农炮给击中了,他突觉呼吸有点困难,喉头干燥,头脑中一阵晕眩。出门前他就幻想了许许多多,把该想的和不该想的都想过了,就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在火车上遇到她,竟没想到他们两人的位置是相连的,神呀、佛祖呀,菩萨呀,你们太可爱、太有善心了。他想说点什么,只是什么也说不上来,唯唯做出点头的动作。他想表达一些什么,他之前曾反复练习过这些内容,但他却没想到,他和她会在这种场景邂逅,这超出了他想象能力的范围,在此时此刻,他感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好在她还在说,他想女人在某些方面的确比男人强,她若也象自己这样的木纳寡言,那得要多尴尬呀。闻着她身上幽淡的体香,他慢慢地轻松下来,仍和前二次一样,客气地询问她这是从哪儿来,要去哪里,近如何等等这些无聊的话题。  看着身旁这位体态婀娜,肤白如脂,气若幽兰,面容娇艳甜美,两只眸子如两泓清水,顾盼之间波光粼粼的妩媚佳人,耳边又不时传来的是娇柔动听的声音,王文军不禁心神荡漾,当他得知她也到江京时,他全身的热血沸腾起来,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在拥挤不堪的车厢中,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突然吻了她一下。这下吻的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出乎意料却又好象如此在情理之中。只是原本还在轻声细语的她羞的双颊通红,再也不说一句话了。两人静静地听着对方呼吸的声音,闻着对方身上的味道,心神随着火车轰隆隆的前进声也在不断地向对方靠近、靠近、再靠近,想象下一站,江京的幸福。  到了江京后,二人双双出了车站,走到了火车站广场时,娜娜却停下了脚步,王文军忙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3    娜娜似笑非笑,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却又用严肃的口吻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亲我?”  王文军又吓了一大跳,心想原来她还是在为这件事情生气,这可如何是好呢?但看看她那俏皮的眼神,又感不太象,但在车水马龙的广场他又能说什么呢?于是他只得低下头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再说好吗?”  “不好”娜娜的音量增大了些,搞的王文军是是一椤,看来得罪了她,是没好结果的,不知她会怎样报复自己呢?  还在瞎想之际,只听娜娜又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想追我?”  苍天呀,上帝呀,佛祖呀,难道说谈恋爱就是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小女子在人多嘴杂之地逼问吗?王文军顿感羞赧,恨不得转身跑走,可当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带有一点俏皮又带有一点正色,一幅神态更显楚楚动人,他不管了,他什么也不顾了,他觉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很好的证明了她是他永远的,他的眼里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人,他从没如此感受到世界竟会如此只小,小的恰恰只能让他们二人容身,而除他们之外的所有人,好象都在另一个星球之上,和他们隔得很远很远……  王文军两眼冲血,嗓子里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低吼声,他想说什么,还是说不出来,但这不重要了,因为他用自己的肢体语言做出了完美地表白,他不顾她的反应,紧紧地抱住了她,紧紧地拥住了她,好象这稍一放手,眼前这个精灵可就又要跑得无影无踪了,他可不愿再失去她,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愿,因为他知道自己承受不起这种分离。  二人都迷醉于这刻骨铭心的相拥,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贪婪地吸纳对方的体香,在这一刻,时间静止了,世界停顿了,唯有他们忘我的相拥,以此证明这人世间的美艳之花的绽放。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娜娜首先感受到了周围环境的变化,不禁羞红了脸,赶紧推天王文军说道:“快放开我,好多人呢!”,清醒过来的王文军根本不顾周围的变化,只是与娜娜会心的一笑,放开了她的身子,牵住了她的手,旁若无人的走了。  这一天对王文军和娜娜来说都是刻骨铭心、永不能磨灭的回忆。他们的爱情之火是燃烧的如此艳丽、如此闪耀,划过了整个江京,照亮了江京城的夜空。他们有如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一样,一次又一次的相拥,一次又一次贪恋地吮吸对方每一寸皮肤,恣情纵欲,抵死缠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4    清晨当窗外缕阳光照耀着他们的身体时,二人也幸福的舒醒过来,只是谁也不想动一动,寂寂地享受这美好的一刻,相互诉说往事的情怀,说着说着,突然娜娜狠狠咬了王文军一口,王文军叫痛不已,忙问道:“这又是怎么的了?”  娜娜含俏带怒地说道:“都怪你,你既然在次见到我时,就开始喜欢上了我,你为什么不对我说,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向我表白?”  面对如此紧密相连的三个为什么,王文军不以为意,以为这只是女人的一种撒娇方式,因此微微一笑说道:“现也不晚呀,你看我们还是在一起了嘛!”  “晚了”,娜娜仍不依不饶地说道:“其实那天相见我也喜欢上了你,可我看你对我一点都不在意,我以为你不喜欢我。结果你知不知道?我让另一个男人追上了,我为了想忘了你,我就答应嫁给了他。”  王文军感到一丝晕厥,忙问道:“娜娜你真嫁人了?”  “还不是你害的”,娜娜伤心的说道:“原本我以为成了家,有个对我好的男人,这一辈子也能将就了,可以安安稳稳过个日子,也不用天天想着你。可结婚不到半年,那男人就天天不回家,夫妻关系越来越恶劣,两人见面就是不停地吵,吵的双方都累了,终于在半年前离了婚。”  “你说,这是不是都是你害的”娜娜边说边用自己的粉拳锤击着王文军的胸膛,更显楚楚动人。  王文军从心底里有种很对不起娜娜的感觉,如不是当初的犹豫不决,哪会有今日娜娜的伤心,难亏欠美人恩,娜娜如此爱我,我却如此麻木不仁,终辜负了她,让她遭受到了磨难,作为男人的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今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娜娜,好好爱她,好好珍惜她,让她成为自己一生都珍藏的宝贝。  看着还在敲打自己的娜娜,王文军再次紧紧拥住了娜娜,亲吻着她的泪水,吮吸着她的嘴唇,他发誓他要给她美好的爱,他要给她一生的爱,他要天天都这样拥有她,占有她,保护她,再也不让她承受一点点的委曲。  当二人走出酒店时,已过了中午。全身心得到了爱抚与洗礼的娜娜顿觉苦尽甘来,周身舒泰,搂着王文军的手臂边走边吃吃地笑着说:“今天的阳光真好,真灿烂,照的人心里暖洋洋,好舒服!”    5    王文军看着身边这位更显妖娆的美女,哈哈大笑地说:“你是灿烂了,我可饿死了哟,得要赶紧找个地方补充一下能量。”  听着王文军这样的玩笑话,娜娜却也感饿了,于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人开开心心的吃饭去了。  饭后两人又找了一家咖啡厅小稍了一会,好象总有说不完的情话,总有续不完的情意,一分一秒都不想分开。  但还是到了该分手的时候,二人有不同的工作,不同的工作地点,只能梦想着下一站的幸福。  当王文军送娜娜上车后,二人相拥告别。在接下来的日子,电话、书信成为联系两人的爱情桥梁。  热恋中的人总显得才华横溢、精力充沛。在繁重的工作下,仍是基本二天一封信和长达二个小时以上的电话,以诉说相思之情。  当然,即便是如此,仍是不够的。好在娜娜经常要出差,因此,不管她去哪,总会先在江京停上一晚,等待王文军的到来。而王文军如要出差,那总会抓紧时间把事办完,仍后赶赴江昌,与相爱的人呆一个晚上。  在爱情的滋润下,王文军的事业突飞猛进,一年后就从少尉排长升到中尉副连长、连长,春风得意之极,大有江山、美人全掌握在手的感觉,但在这时他却接到娜娜一个电话。  娜娜告诉他,她很爱他,很爱很爱,但她要结婚了,新郎却不是他。  王文军以为娜娜在开自己的玩笑,因此也笑着说:“可以呀,你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吧,看谁会要我的女人!”  电话那头却传来娜娜的哭泣声,娜娜哽咽地说道:“文军,我爱你,但我已是结过一次婚的人,而你却是那么的出色,这对你不公平,你应该去找一个比我更好更合适你的人,而我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你可以忘了我,但你需要我时,我一定会来陪你,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情人……”说完娜娜就挂了电话,只留下王文军呆若木鸡似的站在电话旁,一动不动,两眼湿润。    6    王文军以为自己可能哪个地方做错了,或让娜娜误解了,于是连忙向部队请假,赶赴江昌,他要当面向娜娜说个清楚,他相信娜娜会是他的,是永远属于他的。  娜娜没有误会他,更没有生他的气,当然也没有欺骗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娜娜即将结婚,而新郎也是同院校的一位中校,也是二婚,但却要比娜娜大上十几岁。  王文军很是不解,追问为什么?娜娜只是痛哭流涕。伤心欲绝的王文军无奈返回部队,但却接到了娜娜的一封信。  信中娜娜所说的仍和电话类似,她爱他,她想让他过上更幸的的日子,她希望他能找上一个和他更匹配的女子,而不是她这样曾经嫁过人的女人。她希望他各方面都是的,都是如意的,都是没有瑕疵的,而她只愿意做他的情人,一个只要他需要,而甘愿默默奉献的地下情人。他需要的时候,她就来,他不需要的时候,她只静静地把他放在心底,而不去打扰他,妨碍他。  看完信后的王文军泪流满面,哆哆嗦嗦的点了根烟,想吸几口缓和一下自己激荡的心情,可却总是止不住整个人全身的颤抖。娜娜呀娜娜,你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天下吗,没有你我还会有幸福吗?我王文军是一个只把你当成情人来看待的人吗?  三天没吃过一口饭的王文军在第四天站了起来,一如以往的坚挺,他是一个军人,他不能倒下,他在很早之前就曾发过誓,他的生命决不能倒在床上而结束,要倒一定要倒在用鲜血染红的战场上。   共 741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专业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诗人与雨1

下一页:深深的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