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女巨贪杨秀珠海外逃亡被抓内幕回顾

2019/08/16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曾经在温州权倾一时的杨秀珠。2005年5月20日,逃亡国外的温州女巨贪杨秀珠,在荷兰鹿特丹市被警方逮捕,

 

曾经在温州权倾一时的杨秀珠。

 

2005年5月20日,逃亡国外的温州女巨贪杨秀珠,在荷兰鹿特丹市被警方逮捕,结束了她两年的亡命生涯。这个涉案金额达2.5 2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0个成克杰受贿金额的女副厅长,在辉煌与疯狂之后,迎来的将是毁灭。

杨秀珠是在200 年4月20日,带着女儿女婿和外孙女,悄然从上海登机离开中国的,这桩巨贪外逃事件一时震惊全国。但杨秀珠隐匿在哪个国家?各种各样的猜测十分流行。如今,随着杨秀珠的落网,她的逃亡生活终于浮出了水面

泼妇市长 逃亡有泪

杨秀珠出生于一个普通市民家庭。19岁那年,杨秀珠在温州食品总公司下属的一家馒头店卖馒头。因为她很会巴结领导,很快被提拔为开票员。

真正转变杨秀珠命运的是电影《海霞》女主人公的生活原型。那天,这位 海霞 到馒头店买馒头,被杨秀珠认了出来。杨秀珠热情地帮 海霞 把东西送到家里,并就势帮 海霞 干了不少家务活。从那以后,两人竟然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

通过 海霞 ,杨秀珠认识了一位省级领导,并认这对领导夫妻为干爹干妈。这次认亲是杨秀珠飞黄腾达的转折点。在干爹干妈的提携下,杨秀珠从市妇联主任到规划局局长再到温州市主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简直像坐了直升飞机一路高升。

杨秀珠性格里有一种贪婪的本性。她任副市长期间,把温州市的土地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任意以 跳楼价 批给外商和不法商人,从中谋取好处。就在她离开温州就任省建设厅副厅长前,还突击批出了四块黄金地段土地。杨秀珠在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她疯狂敛财的时期,权与钱的关系被她这个 卖馒头出身 的副厅座诠释得如此 轰轰烈烈 ,其涉案金额高达2.5 2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的贪污腐败,早就有一些老干部向上级揭发。 200 年初,杨秀珠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杨光荣因涉嫌经济犯罪而被检察院秘密批捕。杨秀珠是在一次省委扩大会上听到这个消息的。200 年4月10日下午,杨秀珠正在听报告,手机突然响起,话筒里传出的声音不大,但在杨秀珠听起来却如雷贯耳: 省检察院办案人员,今天上午来到 温铁 ,带走了杨光荣。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寒意,但接听电话的杨秀珠已是满脸汗津津了。她强打精神熬到了会议结束后,慌忙走出会场,一坐进车里,立即对司机说: 回温州我母亲家里。

大难临头,走为上计。杨秀珠感到,这是一次与母亲见面了。种种迹象表明,她必须逃走。从杭州到温州的路上,杨秀珠关掉了手机,眼睛一直盯着车窗外的农田景色。据司机事后回忆,当时杨秀珠不时叹气。也许她是在哀叹结束这豪华得志的生活,从此以后,她将成为一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逃犯。

杨秀珠的老母亲见女儿突然回来,喜出望外,叫保姆做了一桌子菜。那顿饭,吃了足足一个小时。杨秀珠早年离婚,一直独居,母亲是她亲近的人。吃完饭,杨秀珠又亲自给母亲洗了衬衣衬裤。做这些时,杨秀珠一直忍着不让自己流泪,可是,当母亲送她出门时问她: 什么时候再回来? 一句话,她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

杨秀珠早就想到自己有逃亡的这一天,所以,在几年前,她就通过一些关系,秘密弄到了新加坡、美国和荷兰等国的护照。她给自己选定的站是新加坡,那里华人多,没人会注意到她。狡猾的杨秀珠跟建设厅领导请假,谎称母亲有病,她要回温州看看。4月20日深夜,杨秀珠与养女、女婿以及外孙女,一行四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登上了经香港飞往新加坡的班机,开始了逃亡之旅。

虎落平阳星岛惊魂

据有关资料显示,飞机在新加坡机场降落后,前来接机的是新加坡丽都国际投资公司的老板何祖祺。据说何祖祺原本是新加坡一家电子模板厂驻温州的代表,因为业务上的原因,认识了杨秀珠,并通过杨秀珠,获得了很大的好处,一下子成为腰缠万贯的大老板。

杨秀珠准备出逃时,个想到的就是投靠何祖祺。她想,投靠这样一个自己对他有大恩的人,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到达新加坡的当天晚上,她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何祖祺把杨秀珠一行安排在新加坡城以北的巴耶黎巴市郊的一处别墅里。晚饭后,何祖祺领着几个神秘的人物来到别墅,和杨秀珠谈她未来的安排。

何祖祺清清鸭公嗓发话了: 杨厅长此次来星岛,鄙人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杨秀珠笑了笑,客气了两句。何祖祺指着带来的一个胖子,说: 这位是兰先生,我的生意合伙人。这次安排杨厅长来星岛,都是兰先生一手操办的。 姓兰的胖子一脸凶相,说话直截了当: 杨厅长有所不知,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关系非同一般,如果中国警方向您发出通缉令,新加坡政府肯定会将您遣返回大陆。我们是讲义气的,为了您的事,我们担了很大的风险,已经花掉了十几万新币。杨厅长如果想在新加坡安全地居住下去,政府这一关不过是不行的。所以说,杨厅长在资金方面,还要多多支持我们呀。

原来是要钱呀!杨秀珠一股怒气直冲脑门。那一夜,杨秀珠彻夜未眠。此后的三天里,何祖祺天天来。他哭哭啼啼地向杨秀珠诉苦,说他欠了兰先生一笔钱,如果不把兰先生打发,他是新加坡的黑社会 南德帮 老大,说翻脸就翻脸,如果向政府举报,那大家都完蛋了。

听到此,杨秀珠的汗已经悄悄地在衣服里流淌了。按她的判断,何祖祺与兰胖子是想合伙敲诈她。不拿钱吧,他们也许会真的向政府举报她;拿钱吧,明明是个无底洞,不把她一分钱榨干,他们是不会罢休的。看来,只有离开这里。

据说,杨秀珠在新加坡还有一个姓林的远房亲戚,曾经在温州做过服装贸易。杨秀珠给姓林的打电话,说自己领着家人到新加坡玩,要见见他。

为了麻痹监视她的人,第二天,杨秀珠做了精心准备,做出一副长期住下来的假相。而与此同时,她在电话中请林姓亲戚买好了四张飞往美国的飞机票。

4月28日凌晨4时,杨秀珠一家四口悄悄地起床,带着简单行李,蹑手蹑脚地翻过别墅后面的小花园,来到附近一条街上,那里,林姓亲戚的越野车早已等在那里。四个人悄然上了车,一路向新加坡城方向飞驰而去。直到走进海关,她才感到一丝安全。

自由美国 无处藏身

杨秀珠有两个胞弟在纽约。一个是杨寿弟,一个是杨建军。还有一个堂姐杨海燕,是纽约江浙工商总会的名誉会长。杨秀珠多年以前就用大量赃款,在纽约购买了五处房产,其中一处是处于帝国大厦与时代广场之间的寸土寸金宝地。逃到美国后,杨秀珠就在姐弟的庇佑下,在纽约做起了 包租婆 。

然而,在纽约杨秀珠仍然找不到安全感。虽然她来纽约后,独自在长岛一处住宅里隐蔽起来,然而她来到美国的消息,仍然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开。每天,她看着美国华人报纸上关于她的种种报道以及互联网上关于她逃亡的种种猜测,都令她心惊肉跳。纽约的温州人对此更是十分感兴趣,只要是有聚会,就会互相打听杨秀珠的消息。网上甚至出现了 杨秀珠网站 ,专门报道和猜测她的行踪。

丰厚的租金,完全可以使杨秀珠衣食无忧。但她清楚,她是一个严重刑事犯罪嫌疑人,法律不会放过她。200 年6月,当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红色通缉令后,杨秀珠更加惶惶不可终日。7月初,杨秀珠悄悄地更换了居住地点。

200 年10月的一天,杨秀珠的一个弟弟突然跑来,紧张地对她说: 移民局的警察在到处寻找你呢。 如同五雷轰顶,杨秀珠仿佛一下子被击倒了。姐弟俩商量了许久,杨秀珠决定躲到洛杉矶。

上飞机要检查证件,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杨秀珠乘了四天火车,从美国东边的纽约来到西部的洛杉矶市,她在洛杉矶市附近的一处独立住宅里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半年多。这期间,她几乎没有给别人打电话,只是偶尔通过互联网发几封信给纽约的房地产经纪人,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然而,尽管杨秀珠深居简出,但她却在不经意间在美国遭遇了一场官司。由于杨秀珠在美国的房地产涉及到很多税收问题,其税收名目多如牛毛,她在不经意之间竟然欠下了纽约市地税、停车场地税、环境控制委员会税收等十几项税费。一份由纽约法院发出的传唤文件,将杨秀珠列为主要被告。如果逾期杨秀珠不出庭,纽约政府部门可能通过信托基金机构将她的房产收益出售,来抵消她所欠税款。

美国的法律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秀珠请来了纽约市有名的华人律师李先生商量如何应对。李先生仔细研究了杨秀珠的情况,参照美国法律后得出结论:她有可能因此被遣送出境!

杨秀珠吃惊地问为什么?李先生解释道,因为她进入美国时使用的护照是通过非法渠道得来的,联邦政府对此会进行深入的调查。显然,她已经违反了移民法,犯下了移民欺诈罪。尽管中国和美国没有签署引渡条约,但杨秀珠却可能因此被遣送出境。另外,她在美国的巨额财产,都是通过代理人设立公司,使用非法款项购买房产,然后再转到她本人名下,涉嫌洗钱,联邦政府对此也不会放过。

杨秀珠日夜思考着如何逃避这一劫难。她不想坐以待毙,在仅剩的半个月里,她再次决定出逃。这次,她选择的国家是荷兰。

14天后,杨秀珠辗转到波士顿巴厘岛上的飞机场候机大厅,与前来送行的女儿女婿以及弟弟挥别,只身飞向欧洲的荷兰。

地下室里绝望哭泣

据有关报道,杨秀珠逃到荷兰后,是在一位荷兰籍的温州人赵宝安排下,住进了海牙市一个高级公寓里。此时,她的荷兰护照上使用的是化名 LIU XIUZHU ,在荷兰海关的入境记录上,将没有杨秀珠的入境记录。

但海牙的生活比洛杉矶更加难熬。虽然这里有很多温州老乡,但杨秀珠却不敢抛头露面,毕竟她在温州人心目中的 地位 太显赫了。这种寂寞的生活让杨秀珠痛苦不堪,一个人生活,没有人跟她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人惹她发一次脾气。圣诞节前夕,杨秀珠在电话中从赵宝那里听说在阿姆斯特丹有一个华人聚会。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一个华人了,她内心里涌动着一种渴望:参加这次聚会,听听乡音。

圣诞节前三天,杨秀珠提前来到阿姆斯特丹,到一家电影制片厂的化装室做了化装:对着镜子,杨秀珠发现自己都有点认不出来自己了。

这个名叫 LIU XIUZHU 的女人,那天晚上以一个来自杭州的丝绸商人的面目,出现在华人聚会上。然而,也是这一次的快乐,把她带向了绝路。

参加聚会的人中,有一个荷兰籍温州人,名叫张北方。张北方十年前曾经是温州市有名的地产商,是杨秀珠毁掉了他在温州红红火火的事业。

虽然杨秀珠进行了伪装,但她熟悉的声音却让张北方听了出来。在经过仔细观察后,张北方肯定在他眼前的人就是被通缉的杨秀珠,他立即向荷兰警方提供了有关杨秀珠的情报。

警方立即赶到现场,杨秀珠却提前离开了。杨秀珠回到海牙的第二天,就接到赵宝的电话,告诉她,警察正在追查她的住地,要她赶快离开海牙。

杨秀珠慌忙逃到鹿特丹市,租了一间地下室隐藏起来。

杨秀珠再也不敢在人多的场合露面了。

荷兰是个低海拔国家,鹿特丹地面低于海平面,地下室里又暗又潮,墙壁上不断地往下滴水,屋里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杨秀珠成了惊弓之鸟,现在她连大街都不敢去了。长夜难熬,有时,杨秀珠非常绝望:难道我就在这间地下室里度过后半生?

房东老太太对这个房客感到很奇怪,并发现了破绽,于是,向警察局报案。

2005年5月20日深夜,当荷兰国际警察走进杨秀珠的地下室时,杨秀珠正伏在床上瞪大眼睛目空一切地望着天花板。当警察向杨秀珠宣布,荷兰警方通过国际通缉令获取临时逮捕她的授权,将对她实行逮捕时,杨秀珠反而变得异常平静。也许,她这才真正体悟到:这生不如死的逃亡生涯,终于结束了。

2005年5月 1日,新华社发出消息,确认杨秀珠已被逮捕。中国的女贪官,在亡命地球一周后,终究没能逃脱法网。等待杨秀珠的将是启动引渡程序和中国法律严厉的惩处。在疯狂的非法掠夺财富和环球逃亡之后,杨秀珠终于走向了她早该得到的下场:毁灭。杨秀珠的下场,对于其他贪官来说,是前车之鉴。正如陈毅元帅那首令人回味无穷的诗句: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 。

开眼角手术会出现后遗症吗?
安徽治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安徽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