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思路小说夜路心悬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有书稿的作者在大同,我和小周要到那儿去会晤。从西安乘坐火车过来,熬了一夜,次日清晨到了太原。  随身带着全国地图册,习惯了常翻开看看。昨晚在

有书稿的作者在大同,我和小周要到那儿去会晤。从西安乘坐火车过来,熬了一夜,次日清晨到了太原。  随身带着全国地图册,习惯了常翻开看看。昨晚在火车上已经发现,地图标示,由太原到大同,沿途至少有六个的风景名胜:较近的有应县木塔,五台山,北岳恒山,悬空寺;稍远些的有抗日时干掉坂垣师团的平型关,以及宋代杨业父子抵御过夷狄的雁门关。  顺出差之便,就近了解历史、踏看古迹,也属于编辑的业务范畴。我和小周看好了路线,假如绕道五台山、恒山,再穿过浑源往大同,路程也远不了多少。我们把这叫做“顺手牵羊”,或者称为“买菜饶他一条葱”。  再仔细研究,若坐火车北上,半路下来转乘汽车往五台山,不可能当天就到达目的地,必须在途中住一宿。从地图上看,挨着铁路近的城镇就是繁峙县城。  我们选定了目标和线路,当即付诸行动。  离开太原,我们搭乘北京方向的慢车,在繁峙县一个小站下车,出了站台。问了问当地人,这里有一条道路通往县城,只是天色已晚,没有汽车开往那儿。我们想,地图上的繁峙与铁路几乎是紧挨着在一起的,县城肯定就在不远的地方!于是也不管冒失不冒失,贸贸然就上了路。  这是一条狭窄的乡间道路,勉强可供两辆卡车对开,大点的货柜车肯定跑不了。路上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就我俩在赶路。走了很长一段距离,那个火车小站早就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可前面还是迷蒙蒙的一片。真是“望山跑死马”呀,原来地图上“紧挨”的两个地方,中间还隔着遥远的脚程!  走着走着,天色全黑下来了。夜色苍茫,我们没有任何照明用具,靠着惨淡的星光,四顾都是荒野,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肚子猛唱空城计且不说,那寒风飕飕吹来,汗湿的内衣紧贴在身上,冰凉入骨。我心里暗暗叫苦,真后悔刚才怎么没问明白到县城的具体里程,如今想找个人问也找不到了——黑夜中连个鬼影也无,哪有什么人哪?  咱当编辑多年来,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境况;更没想到,干这行还得要有“夜胆”呀。这时想回头也太远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撞去。  我俩越走越发慌。不由得你不慌。那时候还没有“驴友”一说,要不完全可以这样形容:我俩比驴友更像驴了!虽然咱不可能腰缠万贯,但出差在外,身上好歹也带了些现金。很担心有没有“打脚骨”的李鬼?  正在仓皇着。突然,闻到隐隐的马达声。我俩同时回身看去,只见黑暗中有两点灯光,逐渐近来。啊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远处有一辆汽车向我们驶来。这简直就是救命的稻草!我俩立即站在路中,张开双手,拦在那辆汽车前面。  汽车停下来了。那车灯不算很亮,可以看清,是一辆有篷小货车。车上两个人,司机坐在驾驶座上,跳下车来的是个彪形大汉,像是农民,睁大一双虎眼狠狠地瞪着我们喊:“找死啊?”我和小周全不在乎脸上被喷了口水,慌不迭地说明了我们的状况。面前的这个大汉还没搭腔,车上的司机却已发话了:“快叫他们上车吧!”  我俩就巴不得这句,赶紧跑到车后。那篷盖的车厢是空的,我俩的身手比猴子还要敏捷,飞快地攀上车钻了进去。车子随即往前开了。  走了一段路,拨开篷布探头看看,外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冷风猛灌进来。冷静下来了,我心里不禁打鼓:这辆车不会有啥问题吧?可是,刚才那司机明明坐在车里,不可能听到我和小周说的话,他怎么就爽快地让我俩上车了呢?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名堂?  再往深一层想,要是我俩真个“上了贼船”那该咋办?咱又不是赵匡胤,并不像老祖宗出身军官世家,武艺高强,还独自千里送京娘的;咱身上不可能携有什么武器,充其量也就只有一把小水果刀,一把食指般大小的指甲钳。小周在南方人里尽管算是高大的,但在剽悍的北方大汉跟前,恐怕也得稀里哗啦。  这么一想,我觉得不太妙。小周也正有同感哩。我俩商量着对策,说的是白话(粤语),北方人听不懂的,也就不怕他们听到,大声些也无妨。  商量定妥,我和小周面对面的,屏住气息,谛听着前头驾驶室的动静——简直就是处于一级战备状态,随时准备战斗。只要车子突然停下来,那就说明真的有蹊跷,那我们就得——跳下车逃跑!不过,怎么不是“战斗”了呢?嗐,我俩对“作战韬略”进行了修正,明摆着是打不过人家的,我们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车子忽然停下来了。不好!我俩同时嗖地起身、拨开篷布跳车,正准备撒开脚丫子……却发现周围有建筑物的灯光!我俩不禁愣住了——神经实在太紧绷,只顾了“战备”,竟都没注意其他的状况。  那头大汉跳下车,大步走来说:“喂!到了!”这就到了繁峙县城啦!  此时,我俩剩下的只有感动。我连忙从兜里掏出一点钱,递给那个大汉,嘴里千恩万谢。谁知那大汉眼睛一瞪,把钱塞回给我:“捎个短途,要什么钱!”随即回身上车。车子开动,转眼间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我被晾在寒夜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哎呀,连人家的名字也不知道!  后来,我俩到北岳恒山,登上山壁半腰的悬空寺,体验那悬在半空的感觉,又说起那晚走夜路的经历——就是心悬半空的感受哩。回忆当时仓皇夜走的狼狈相,紧张兮兮的鬼洋相,错怪好人的尴尬相,真个怪糗的。   共 20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判断是不是包皮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昆明市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