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悬崖上的少女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一个少女站在悬崖上。  悬崖很高,有五千多米高的海平线。  悬崖很陡,几乎是垂着地平线上去的。  悬崖下面便是狂风怒啸的大海。  少女就站在

一个少女站在悬崖上。  悬崖很高,有五千多米高的海平线。  悬崖很陡,几乎是垂着地平线上去的。  悬崖下面便是狂风怒啸的大海。  少女就站在悬崖上。  少女很美,一头瀑布般的秀发垂于腰际。  少女很美,一袭洁白的裙装随风飘曳,一双白玉无暇的鞋子裹住了她那双小巧玲珑般的玉足。  少女很美,婀娜多姿,身材纤细,微风吹来,随风荡漾。  她扶着一株小松树,这棵树大概是刚栽不久的。树根尚未扎牢,居然也在随风飘扬。  清晨,太阳从悬崖下的万里波涛徐徐升起,朝霞万丈光芒都照在少女的身上,少女身上遍布金辉,光芒万丈。使得她看上去更像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少女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右手扶着那棵小松树的树尖。小松树也一动不动,身上洒满了万丈金光。昂首挺胸,拼命的成长。少女的脸依旧面朝大海,脸上是笑是哭是喜是哀是高兴是痛苦我不得而知。  中午,毒辣的太阳笔直的照在大地上,烤得大地裂痕累累,尘土飞扬。小松树早就垂下了她那稚嫩的头。可那少女却依旧昂着头,目视前方,看那遥远海边,潮起潮落。少女的脸是笑容满面是痛苦万分是春风依旧是大汗淋漓是阳光灿烂是头晕目眩我不得而知。  傍晚,落日余晖,晚霞万丈,金光粼粼地洒在少女那洁白的裙装上。海面波光粼粼,金光点点,唱晚渔舟,高歌万里。小松树又昂起了她那萎蔫的头颅。少女的右手依旧扶着小松树的树尖,面朝大海,一动不动地注视那晚归的渔舟。她的脸上是兴奋是焦急是期待是失望是神采飞扬是失魂落魄我不得而知。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春天,少女右手扶着松树,一动不动,面朝大海。  夏天,少女右手扶着松树,一动不动,面朝大海。  秋天,少女右手扶着松树,一动不动,面朝大海。  冬天,少女右手扶着松树,一动不动,面朝大海。  这个少女是谁?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她是谁。我们村附近好像没听说过有少女失踪的啊!  这个少女为什么总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她站那么久腿不酸嘛?  这个少女为什么一直面向大海?她到底在等谁呢?  看着这个少女一头秀发,一袭洁白的裙装,一双柔软洁白的丝绸袜子,一双洁白无暇的布鞋。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纤细的柳腰,一双美腿白里透红,一双玉足香气四溢。她怎能算不上一个绝代孤艳呢?尽管从没见过她的正面,可我相信她有一双秋水波波的丹凤大眼睛,柳叶眉,樱桃小嘴,瓜子脸。少女的美胜过古代四大美女;少女的美胜过任何一位天仙;少女的美胜过绝代孤艳的大美女。  然而这样一位绝代孤艳却为何独自一个人站在悬崖边,吹着海风,一动不动地面朝大海?  她好像在等人,等谁呢?等大海尽头那遥远的孤舟,孤舟里有她的亲人有她关心的人。也许她的父母仍在那海之崖与狂风暴雨作斗争;也许她的兄弟姐妹仍在那极尽头与海外狂魔拔刀相对;也许她的情郎仍在那天之边与那天外大魔头作着殊死的争斗。所以她揪心,所以她着急,所以她等待,等待,再等待。  村中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大公鸡,日出而啼声惊四方,日落而酣眠于梦乡。  老黄牛,日出而耕于田间地垅,日落而咀嚼枯草野根。  林中鸟,日出而歌唱于天地和谐之间,日落而幽眠于万物静寂之林。  映山红,日出而绽放于万山遍野之间,日落而淋浴于甘露珍珠之间。  看门狗,日出而酣眠于金色阳光下,日落而巡游于田间农舍间。  这个世界是和平的;人类是幸福的;万物是与世无争的。  一年一年过去了,少女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瀑布般的秀发垂于大腿侧,一袭白裙、一双洁白的丝绸袜子、一双洁白的布鞋。目视前方,右手扶着松树——松树的腰。松树已长高了,高得足足有两人高。  一年一年过去了,这个村子该老的早已老了,该死的也早已死了,该变的也都已变了。尽管沧海桑田,可这个村子依旧这样静谧。村口那口古井,依旧疲惫地承载着那份永远不变的任务;门前那棵大槐树,尽管裂痕斑斑,可无尽的枯枝上依旧挂着几片凋零的枯叶;窗外那个大风车,腐木烂的几乎要散架了,却依旧吱呀吱呀的转个不停,仿佛在述说一个永远讲不完的古老的故事。  岁月匆匆,人生过客。  几世漂零,几度春秋。  沧海已填,桑田难再。  悬崖上的那个少女啊?为何你依旧守望着岁月?依旧遥望着无边的大海?依旧苦苦地等待、等待、再等待?  殊不知曾经沧海,难为桑田。该去的都已去了,该来的迟早会来。是你的谁也夺不走,不是你的苦苦傻等又有何用?  少女依旧一动不动地面朝大海,右手扶着一段枯木——松树早已由生而荣、亦枯亦荣、半枯半荣、荣尽枯亡了。现在只有一段枯木——枯死的木头。  枯木,枯木,枯木一生为谁枯为谁亡啊?  现在我就站在少女的身后,我爬了几天几夜的悬崖,终于爬了上来。这千百年来的疑问终于可以得到解决了。  “你好”,我叫道。半天没反应,只有那天地间旷日持久地回音“你好,你好……”  “你好,你好”,我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却只听到回音也一浪高过一浪,浪层滚滚,延绵不绝。  我直到她身后,刚用手指拉了一下她的裙子。却见微风拂来,眼前这位绝代孤艳顿时化为灰烬,连裙子、袜子也没了。无数烟灰随着微风撒向那无边的大海。就连那段枯木也化为灰烬,随风而去。  一切都已去了,该去的终究会去的。  人生缥缈,尘埃一世。  尘埃落定,随风而逝。  我突然纵声狂笑,随后便跳下了万丈悬崖,跳入了那波涛澎湃的大海。 共 21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为什么性兴奋会呈现睾丸胀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