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圆形猪小弟系列4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猪小弟怀揣“蜂王浆”,踏上了往西回松林的路。他不想让小山羊等太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森林里月光淡淡,树影浓密。直到迈不动腿,睁不开眼,猪小弟

猪小弟怀揣“蜂王浆”,踏上了往西回松林的路。他不想让小山羊等太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森林里月光淡淡,树影浓密。直到迈不动腿,睁不开眼,猪小弟才倒在松软的草堆里,沉沉睡去。梦里,猪小弟躺在妈妈的怀抱里,听妈妈给他讲“小野猪勇士”的故事。他还梦见小山羊和他在苹果树下捡苹果,在小溪边“打水仗”,他们开心地笑着,笑声回荡在山谷里。突然,小溪变成了大河,波浪滚滚,猪小弟感觉自己沉到河里,水流灌进他的鼻子里、嘴里,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他睁开眼,看见天幕上还缀着几颗星星:“原来是在做梦!”猪小弟自言自语。“哈哈,没有做梦,没有做梦!”猪小弟寻声望去,草堆旁,一只长着獠牙的小野猪瞪着眼睛,蹲在他身旁,好奇地打量着猪小弟。猪小弟感觉脸上湿漉漉的,他伸手摸摸脸,把手放在鼻子上一闻,一股刺激的骚味直窜鼻翼:“这是什么呀?你是谁?”“哈哈哈,那是我撒的尿。我是小野猪啊!”小野猪见猪小弟发窘的样子,很好玩,笑得在地上打滚。猪小弟很生气:“你为什么往我脸上撒尿?”他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瞪着小野猪,嘴里喘着粗气。小野猪见猪小弟怒目圆睁,胸口起伏,便收起笑容,歉意地对猪小弟说:“我和哥哥比赛,用尿划分领地,看谁的领地宽,谁就是‘野猪国王’。由于起得早,没注意你这小猪睡在林子里。唉,你怎么不长鬃毛不长獠牙?快说说,你又是谁?”  “我是猪小弟。听妈妈说,我们的祖先也是生长在树林里,被人们豢养后,才不长鬃毛不长獠牙。几天前,我从村庄里逃出来,遇到好朋友小山羊。她还等着我手里的‘蜂王浆’治病呢。”说完这些话,猪小弟心里的愤怒减轻了不少。他摸摸身上的“蜂王浆”,又看看小野猪,收起了敌意。“什么是‘蜂王浆’?”小野猪越发好奇地问,神情很认真。看小野猪这么顽皮、好奇,猪小弟对小野猪竟有了一点好感。猪小弟就一五一十地讲起了“蜂王浆”的故事。猪小弟讲得曲折惊险,小野猪听得津津有味。听到猪小弟被蜜蜂叮,小野猪嘴里就发出“哼哼”的叫声,表示着急。听到猪小弟用野蒜引开蜂群,取到蜂王浆,小野猪就跑到树根下磨牙,表示赞许。故事讲完了,猪小弟心里的怨气没有了,他觉得小野猪也是一个很好的人,居然愿意听他讲过去的遭遇,还和他同悲同喜。猪小弟和小野猪聊了很久,还聊到了他小时候的愿望:要当“小野猪勇士”。  天微微亮,猪小弟要走了。可是,小野猪已经有点舍不得猪小弟走了,就对他说:“猪小弟,你聪明、勇敢,身上有我们野猪的天性。等你把事情办完,再回到这里吧。这个地方叫‘野猪林’。我会教你野猪的本领,做野猪该做的事情。你和羊不是同类。羊有羊的活法,猪有猪的活法。”  太阳渐渐升起。猪小弟该走了。小野猪站在灌木丛旁送他。他长长的鬃毛,健壮的身躯,炯炯的眼神,像极了猪小弟脑海里‘小野猪勇士’的形象。  当猪小弟大汗淋漓地赶到小山羊身边时,小山羊已经做好了吃药的准备。猪小弟对小山羊说:“小山羊,你能不能别吃这药。我们就在松林生活不好吗?”小山羊摇摇头,说:“‘白羊国’才是我要去的地方,即使粉身碎骨,我也要他们接纳我。你不是羊,你不明白。不被同类认可,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小山羊的父母也来了,他们十分感谢猪小弟为小山羊所做的一切,他们对猪小弟说:“好孩子,真是太感谢你了。作为好朋友,你已经尽力了。‘白羊国’是我们的归宿,我们不得不这样做。”猪小弟含泪点点头。  小山羊吃下了那包能让她由黑变白的药,疼得倒在了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小山羊的父母连忙按住小山羊的身体和头部,猪小弟把“蜂王浆”倒进了小山羊的嘴里。吃了“蜂王浆”,小山羊的呻吟声渐渐变小,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过了一会儿,小山羊闭上眼睛,安静地睡去。小山羊的父母把小山羊放在草堆里。松林里很闷热,一丝风也没有,三个人焦急地等待着小山羊醒来。  “啊,又疼又痒。”小山羊突然大叫起来,她的腿开始在草堆里乱蹬,她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抓,身子在草堆里翻腾。看着小山羊痛苦的样子,猪小弟和小山羊的父母又焦急又心疼,可是,又帮不了小山羊什么忙,跺脚的跺脚,叹气的叹气。渐渐的,小山羊的身上显出了血痕,稀稀疏疏的黑毛散落在小山羊的身上和地上。不久,小山羊遍体鳞伤,身上的黑毛几乎掉光了。小山羊奄奄一息。猪小弟以为小山羊快死了,伤心地哭了起来。小山羊微弱地说:“别哭,猪小弟。黑毛掉光了,白毛就长出来了。我累了,我要睡一会儿。”猪小弟又喂了一些“蜂王浆”到小山羊的嘴里,紧张地观察着小山羊的表情。“唉!有什么办法呢,可怜的孩子!”小山羊的父母很无奈地叹息。小山羊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又没说出来。她闭上眼,又安静地睡去。  一个白天过去了,黑夜来临。小山羊终于睁开了眼睛,她说肚子饿,想吃东西。三个人高兴坏了,在小山羊身边唱起了歌,跳起了舞。“小山羊的白毛就快长出来了!小山羊的愿望就快实现了!”猪小弟在心里欢呼。月亮好圆,风儿吹来,他们心里感到好爽快。吃了点苹果,小山羊又睡着了。  夜静悄悄的,小山羊的父母和猪小弟都睡在小山羊的身边,猪小弟却睡不着。他知道,小山羊就要离开他了。心里竟隐隐作痛。他想起小野猪对他说的话:“羊和猪不是同类。羊有羊的活法,猪有猪的活法。”是的,妈妈没有了,他从主人家逃出来,就是不想任人宰割。他珍惜小山羊的友情,但小山羊有小山羊的去处。自己该到哪里去呢?要想在森林里生存下来,必须像小野猪一样,学会用尿划分自己的领地,用獠牙和敌人战斗,在树根或石头上摩擦皮肉,锻炼强韧的皮囊。——对!我要做‘野猪勇士’,我要去‘野猪林’,那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天蒙蒙亮,猪小弟就起身了。他轻轻地站在小山羊一家三口的面前,看他们恬静地睡着。猪小弟在心里默默地对小山羊说:“小山羊,谢谢你给我的温暖。虽然我做不了羊,进入不了你的世界,但是,祝愿你开心、快乐!”  太阳刚刚升起,猪小弟又出发了,这一次,他的方向是“野猪林”。 共 23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泌尿系结石0.8要手术治疗吗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忧燕

下一页:塞上曲心路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