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古孽 第七十九章 黄鸡

2020/01/16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古孽 第七十九章 黄鸡那蜚兽撼天动地而来,巨大的牛蹄缠绕着掠夺一切生机的死气,重重地践踏在那平原的大地上。每当那牛蹄落下,大地干枯

古孽 第七十九章 黄鸡

那蜚兽撼天动地而来,巨大的牛蹄缠绕着掠夺一切生机的死气,重重地践踏在那平原的大地上。

每当那牛蹄落下,大地干枯,百草萎败,不详的气息笼罩了整片大地,同样也笼罩在平原上所有生灵的心头。

这蜚兽速度极快,一蹄迈出,便是数百丈的距离,横行荒野间,简直就是一头肆虐天地的死神,将死气与灾祸洒满人间。

在这种情况下,薛川亡命奔逃,双腿几乎都要跑断,可仍旧无法脱离那蜚兽的阴影。

薛川颤抖着回过头,便看见那头横贯天际的白首青牛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那象征着死亡的黑色雾气也是在不断蔓延。

那蜚兽的独眼在白色的牛头上翻转,目光所及之处,生灵尽陨,只余留下灰色的枯骨。

求生**驱使着薛川继续奔跑下去,他不敢再回头,生怕自己若是再看一眼那蜚兽,便会彻底丧失求生的信念。

不知奔跑了多久,薛川忽然在眼前那荒芜的平原中看见了一点金黄之色,有些怀疑地揉了揉眼睛,便发现那是一只小巧的鸡崽子。

是的,在那蜚兽前进的道路上,也就是在薛川的面前,正迎面站着一只毛绒绒的小鸡崽,通体黄油油的毛色,正昂首挺胸,无所畏惧地面对那蜚兽而立。

顶天立地,站起来几乎要将苍穹都崩碎的蜚兽,和这只不过一寸大小的小黄鸡,可以说是形成了一种堪称可笑的对比。

在薛川怀着难以言喻的心情经过那小黄鸡身旁时,那小鸡崽还用那小眼睛斜睨了他一眼。

随后,就见那小黄鸡两只肉嘟嘟的小翅膀猛地展开,随后

便被薛川弯下腰一把捞了起来,死死地攥在手里。

那小黄鸡被薛川掐住脖子,而薛川又因为奋力奔跑而控制不好力道,故而两只小眼几乎都快被捏得崩出来,不由得发出一声尖锐的“叽!”的叫声。

薛川似乎还有些余悸未消,便对自己手中的小黄鸡吼道:

“你他妈傻的啊?那些大个子的都跑了,你一个小鸡崽子还站这儿等死呢?”

这小黄鸡被薛川一吼,也是直接懵住了,随后似乎意识到了薛川所作所为的含义,便两眼一翻,似乎颇为无语。

“哟呵,还不乐意?”薛川气笑了,右手一捏,又掐得这小黄鸡尖叫了一声。

“我告诉你,不是小爷我心肠好,谁他喵管你这么个鸡崽子啊!妈的,要是给我一把屠刀,我估计都可以成佛了!”

薛川似乎对于自己这种随手救了个小生命的举动非常感动。

小黄鸡被薛川捏得火冒三丈,便再次”叽”了一声,随后周身一震,一股强悍的波动爆发开来,竟是生生震开了薛川的手!

薛川瞪大了眼睛,也是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只飘在半空中的黄色小鸡,不由得充满怀疑地自语道:

“什么情况?”

他有什么力气,他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别说是一只小鸡了,就是一头野猪被他拽住,那也难以逃离。

但是,这个小黄鸡做到了,而且似乎还很轻松。

在薛川的注视下,这鸡崽凭空而立,正视着远方正不断逼近的蜚兽,随后双翅一展!

恍惚间,竟是有一对金黄的羽翼横截天穹,让整片天空都蒙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

那金色中透着威严与霸道,可以说是一瞬间便占据了薛川全部的视野。

薛川又一次瞎了。

是的,又一次。当那金光弥散进入薛川的眼瞳,那难以抗拒的霸道凌厉便直接冲击着薛川脆弱的意志,险些令他精神崩溃。

那金色的双翼,仿若天神降世,一道伟岸到无法形容的身影,就这么傲然矗立于天穹之上。

薛川只觉得双目一阵刺痛,便不得不闭上了眼睛,两行血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那伟岸的身影,以及那霸道的金芒,都不是他可以直视的东西。

其中所蕴含的东西太过玄妙,充斥着薛川难以理解的奥妙,只是稍加注视,便直接双目失明!

隐约间,眼前一片黑暗的薛川,似乎听到了一声嘹亮的唳叫,声震八方,叫声中是霸绝天下的狂傲。

随后,一声带着不甘与忌惮之意的低沉牛吼,薛川便感受到那沉重的牛蹄声竟是逐渐远去!

来自不知名的黑气的死亡之意逐渐消散,那萦绕在薛川心头的不详和恐惧也是渐渐淡化,虽然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但是薛川可以肯定,那蜚兽定然是离开了。

薛川不敢怠慢,果断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了一滴无香酒原浆,直接滴入口中,随后原地盘坐下来,竭尽全力地开始运转起体内的黑白树种来。

伴随着双眸刺痛感的消退,一丝丝的温热在眼球中流转,薛川终于是得以再次睁开双眼。

只见,就在薛川前方不过数百丈的距离处,便是一道漆黑如墨的干枯大道,其上死气弥漫,生机不存,正是那蜚兽留下的足印。

远眺而去,还能隐隐看见那头白首青身的蜚兽,正摇摆着蛇一般的尾巴,带着浓郁的黑色死气,逐渐消失在天地相接处。

想来,若是再迟上那么一时半刻,薛川就会被那黑气笼罩,给直接化为一具干枯的尸骨!

心有余悸的薛川环顾四周,发现那黄色小鸡已经是不见踪影,只剩下柳北仍旧倒在他身边熟睡。

此时的薛川,哪里还意识不到那小黄鸡的来历非同一般?

“这他妈...还真看走眼了!”

薛川啧啧称奇,也是对那黄色小鸡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虽然不知道那黄色小鸡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仅凭那看上一眼便能灼瞎双目的金光,还有那横绝天际的双翼,薛川就能断定,那定然是一个和蜚兽相似的古老异种!

“一声唳叫逼退象征不详与灾祸的蜚兽...金色双翼...身躯庞大...”

薛川冥思苦想,可是实在难以将那一只不过一寸来高的小鸡仔和那些可怕的异象联系起来。

苦思无果之下,薛川也是放弃了继续思索,便开始尝试唤醒身边的柳北来。

想来,今天若不是薛川反应及时,柳北也没这个命再在这里呼呼大睡了。

“嘿,醒醒,醒醒!”

薛川直接就是几个耳光毫不客气地甩在了柳北的脸上。

“喂喂,醒来!”

“给我醒!”

“喝!醒!”

“醒一醒啊喂!”

“我就不信我弄不醒你!”

“起床十八掌!”

“如来催醒掌!”

连续十来个耳光下去,柳北也是被脸上的剧痛给刺激得苏醒过来,只觉得面庞上一阵痛麻,也是弄不清发生了什么。

当柳北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见了那蜚兽留下的黑色大道时,直接愣在了当场。

随后,柳北又看了看站在一旁满脸诡异神情的薛川,不由得有了一些不太妙的联想。加上一些喝醉后隐约的记忆,柳北便萌生了一种很可怕的想法。

随后,柳北犹豫着回过头,看向薛川,道:

“这...是我干的?”

薛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就你还能弄成这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行吗?”

柳北有些困惑:

“那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一醒来,就...成这模样了?”

薛川叹了口气,便将那蜚兽和黄色小鸡的事情给大概叙述了一遍,听得柳北面色大变。

“还有这种事?!顶天立地的巨牛...还有瞎人双眼的小鸡?!”

薛川沉吟道:

“虽然听起来是很奇怪...但是的确如此。”

柳北眯起了眼睛:

“已经不止是奇怪了好吧...这简直就是奇葩啊!”

薛川两手一摊,无辜道:

“怪我咯?我被你追杀了三四里地,还累死累活带着你逃命,又差点被瞎了狗眼,我容易吗我?”

柳北闻言,也是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怪我怪我,我不该喝那么多酒...”

薛川冷笑一声:

“你还好意思说,两坛酒啊...你一个人就给喝完了!我特么拦都拦不住!”

柳北脸色通红:

“我以后会注意的...”

薛川大惊失色:

“你还想有以后?!我告诉你,没有下次!我再给你喝一滴酒我薛字倒着写!”

柳北愈发羞愧难当,低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薛川长叹一声:

“算了,幸好你还只是提剑砍人,要是你喝醉了酒喜欢脱光衣服裸奔,我还真没办法拦住你。”

一边说着,薛川一边砸吧了一下嘴,自语道:

“裸奔啊...想想就很...”

柳北闻言,也是意识到了一些不太对的味道,不由得怀疑道:

“怎么,我看你好像对我喝醉后裸奔这种可能性挺有兴趣的样子?”

薛川一个激灵,正色道:

“没有的事!我为人如此正派,像这种可耻之事,向来为我所厌恶!”

柳北仍旧很是怀疑:

“当真如此?”

薛川咳了两声,直接转移话题道:

“那什么,我觉得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先生一堆火,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还是以后再”

“果然还是很期待吧你!人渣!”

柳北怒道。

岷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绥中县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江西治疗早泄费用
玉林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