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李克用出兵援救此人又对黄巢穷追猛打但差点死于一场卑鄙谋杀

2019/06/19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唐僖宗中和四年(884年)正月,虽然说黄巢早已从长安城败退而出,但是其大军仍然可以横扫中原。中原几个藩镇,周岌、时溥、朱温等人难以抵抗,于是

唐僖宗中和四年(884年)正月,虽然说黄巢早已从长安城败退而出,但是其大军仍然可以横扫中原。中原几个藩镇,周岌、时溥、朱温等人难以抵抗,于是只能“共求救于河东节度使李克用”。

河东节度使李克用麾下的沙陀铁骑是当时少数能够抵挡黄巢兵锋的精锐军队,诸藩向河东求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李克用的势力进入中原地区,必然会引起部分藩镇的忌惮。是年二月,李克用率麾下“蕃、汉兵五万出天井关”,向中原进发。但是,河阳节度使诸葛爽以“河桥不完”为理由,屯兵于万善,意在阻挡李克用。

不得已之下,李克用只好“还兵自陕、河中渡河而东”,绕道去支援被黄巢进攻的诸藩节度使。当时中原诸藩,陈州为危急。黄巢大军围困陈州将近三百天,陈州刺史赵犨兄弟与黄巢发生数百次大小战斗,已经到了“兵食将尽”的地步。李克用大军一到,立即会同朱温、时溥的许、汴、徐、兗诸州之军大败黄巢大将尚让大军于太康。

黄巢起兵

当时,黄巢的侄子黄思业屯军于西华,李克用与诸藩大军继续进攻西华,黄思业败走。黄巢连续遭受两场大败,只好退军故阳里。于是,陈州之围才得以解局。但是,黄巢从陈州撤军的路线则危险到了朱温的利益,其大军却逼近朱温的大本营汴州,也就是大梁。

五月,战事发展开始对朱温不利,“朱全忠闻黄巢将至,引军还大梁”。黄巢率军攻击朱温,对朱温造成极大威胁。尽管朱温手下的将领击溃了尚让的大军,但是大梁的危机形势依旧没有改观,朱温急忙“复告急于李克用”。五月丙寅日,李克用从许州出发,两天后“追及黄巢于中牟北王满渡”。李克用趁黄巢军渡河之际发起攻击,斩杀万余人,黄巢手下将领或死或降,黄巢本人渡汴河向北逃窜。

《画江湖》中的李克用

两日之后,李克用穷追黄巢不舍至封丘,大败起义军。第二天,黄巢带领千余人狼狈“东奔兖州”,逃入山东境内。一天以后,李克用追击黄巢至冤句,已经人困马乏,粮食不济,并且高强度的行军作战对李克用手下的士兵提出了严峻挑战,跟上队伍的仅数百人而已,“昼夜行二百馀里,人马疲乏”,而且军粮已经全部告罄。李克用无奈只得回军汴州,补充给养再作追击。

李克用虽然没有擒住黄巢的,但是“获巢幼子及乘舆器服符印,得所掠男女万人”。,黄巢败亡于泰山野狼谷,正是因为李克用的穷追猛打所致。可以说,李唐王朝后来还能续命二十余年,李克用功不可没。

这一年的五月甲戌日,李克用大军至汴州补充给养,扎营于城外。李克用没有进入汴州城,说明他对朱温是有戒备的。但是,朱温却非常热情,“固请入城”。按照当时的情境,朱温的盛情邀约也是说得通的,毕竟李克用击败黄巢,在危急关头救了朱温。所以,在朱温的一再邀请下,李克用终还是进了汴州城,“馆于上源驿”。

朱温

到了上源驿之后,朱温也确实是热情款待,“置酒、声乐,馔具皆精丰,礼貌甚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克用可能是喝得有点多,开始“乘酒使气”了。李克用是猛将,又是性子比较直的沙陀人,说话之间对朱温有点不尊重,“语颇侵之”,估计大概的意思就是嘲笑朱温战斗力太渣,被黄巢打得那么惨之类。

朱温被人这么羞辱一番,自然不能心平气和。酒席散去之后,包括李克用在内的河东诸将都是酩酊大醉。宣武镇将领杨彦洪与朱温密谋,准备趁机干掉李克用,“连车树栅以塞衢路,发兵围驿而攻之”。看来李克用真的是喝得大醉了,如此喊杀声震天,竟然没有醒。

李克用手下的亲兵薛志勤、史敬思等十余人拼死抵抗朱温军队的进攻,李氏身边侍者郭景铢将李克用寝间的灯烛灭掉,扶着李克用躲在床底下,并用冷水将主公泼醒。如此这般折腾,李克用才起身拿起弓箭。河东军队果然能战,亲兵薛志勤一人就射死了朱温军队数十人。

李克用

毕竟众寡悬殊,在这场阴谋杀局之下,李克用虽然终“登尉氏门,缒城得出”,但是他带进汴州城的河东军人,自监军陈景思以下三百余人皆被汴州军所杀。李克用逃出之时,身边只剩下李嗣源和薛志勤两人了。

李克用的夫人刘氏此时正在城外军营之中,她是一个足智多谋之人。有一些从城中逃出的零星败兵逃回军营,向刘氏报告汴州之事的时候,李克用尚是生死不明。刘氏果然是枭雄的女人,当机立断,将回来的败兵全部杀掉,然后密召麾下大将,筹划保存实力,率军撤走的事情。待到天亮之时,李克用安全归来之后,正准备整顿兵马,进攻汴州。

刘氏又出来劝谏,说:“公比为国讨贼,救东诸侯之急,今汴人不道,乃谋害公,自当诉之朝廷。若擅举兵相攻,则天下孰能辨其曲直!且彼得以有辞矣。”刘氏的意见是正确的,当时事情的真相并不为外界所知,如果李克用贸然动兵,根本就说不清楚了。更为重要的是,李克用的兵马当时已经是疲劳之师,五万大军急需粮草,若在并不熟悉的汴州地盘上打起来,周围诸藩极有可能与朱温联手,那样对李克用是极为不利的。

上源驿杀局

于是乎,李克用听了夫人劝告,“引兵去,但移书责全忠”,写了一封信去责问朱温。朱温立即回书一封,将责任推到部将杨彦洪和朝廷使者身上,说“夕之变,仆不之知,朝廷自遣使者与杨彦洪为谋,彦洪既伏其辜,惟公谅察。”

杨彦洪就是与朱温密谋刺杀李克用的那个人,他又怎么死了呢?原来当李克用“缒城得出”的时候,杨彦洪在后面对朱温说:“胡人急则乘马,见乘马者则射之。”哪成想,李克用没有中箭,杨彦洪自己却中箭而亡。射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主公朱温。为何呢?很明显,朱温要杀人灭口!

杨彦洪已死,自然死无对证,当然李克用也绝不会信这样的鬼话。李克用回到太原之后,立马向朝廷上表告状。黄巢还没彻底解决,天下乱象频现,这两大藩镇又要兵戎相见,“朝廷大恐”。唐廷知道是朱温的问题,但却又不敢真问罪汴州,于是只是下诏册封李克用为陇西郡王,以示安抚。

枭雄争霸

李克用差点就丢了脑袋,哪能就这样算了,先后八次上表,要求朝廷征讨朱温。如果朝廷再不下诏,李克用就打算自己带病去灭了朱温了。朝廷终没有同意李克用所请,但是从此之后,朱、李二人结下深仇大恨,彼此攻伐20余年。

朱温为什么要制造上源驿杀局呢?各种史书上的原因分析,似乎都是太过于表面。《旧五代史》载:“武皇酒酣,戏诸侍妓,与汴帅(朱温)握手,叙破贼事以为乐。沛帅素忌武皇,乃与其将杨彦洪密谋窃发。”《资治通鉴》则记载,“克用乘酒使气,语颇侵之,全忠不平······宣武将杨彦洪与全忠谋······发兵围驿而攻之。”《旧五代史》在朱温的本纪中记载了朱温的心理活动,“克用乘醉任气,帝不平之。是夜,命甲士围而攻之。”

唐军

上述这些史书记载,似乎都认为朱温谋杀李克用只是因为一时气愤,受不了这沙陀酋帅的讥讽了,司马光在《资治通鉴考异》中也说朱温此举只是“出于一时之忿耳”。其实这样的分析是太过于表面了,对于朱温这样一个有志于称霸天下,甚至问鼎轻重的人而言,李克用是未来霸业的强劲对手,送上门的机会并不总是有,机不可失,上源驿是一次的机会,除掉未来对手,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本文作者:朱言文史(今日头条)Tags:李克用 黄巢 朱温 唐僖宗 时溥 唐朝 开封 诸葛爽 山东 尚让 唐明宗 周岌 画江湖 长安 封丘 中牟

大连治疗癫痫的医院
辽源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陕西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