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群海国际敲开2000亿美元清真市场

2019/10/13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群海国际:敲开2000亿美元清真市场2000多亿美元,产品增值20%,这就是全球回教清真食品消费市场的魅力所在,但对于中国大陆多数水产企

群海国际:敲开2000亿美元清真市场

2000多亿美元,产品增值20%,这就是全球回教清真食品消费市场的魅力所在,但对于中国大陆多数水产企业而言,或许还是一个被忽视的存在。

目前,以绿藻延伸至水产品生产等的台湾群海国际集团(简称“群海国际”)正在打入这个市场。

庞大的回教消费市场

世界银行商业发展研究院2009年曾对全球穆斯林的消费水平展开调查,发觉全球穆斯林人口超过半数的国家多达57个之多,而且经济消费力逐年增长,总计约16亿的信奉回教的穆斯林人口将形成总值高达2000多亿美元的清真食品消费市场。

这是一个容易被非穆斯林世界忽视的市场,但穆斯林没有错过。穆斯林人口占比60%(数据来源:世界银行商业发展研究院2009年调查)的马来西亚,在多年前便开始耕耘清真市场,以提高自身在伊斯兰世界的地位。当地政府结合了各国单位拓展清真市场,使得马来西亚的清真认证标准已被伊斯兰市场认可,而东南亚清真认证理事会也设立在吉隆坡。

来自《古兰经》对穆斯林们的启示:海里的动物和食物

,对于你们是合法的,可以供你们和旅行者享受。因此,不十分严格地讲,水产品(除两栖类等外)等同于清真食品。

名气虽已远扬

,马来西亚政府却不得不面对海产品(包括进口及自有捕捞)供应量将逐年下滑的趋势,开展水产品养殖实属当务之急,粮仓计划应运而生。目前,马来西亚沙捞越政府在丹绒马尼区成立面积达7.7万公顷的清真工业园区,拟生产符合回教徒戒律认证的食品。

群海国际是一个平台

与大陆类似,外销为导向的台湾水产业一直以欧美市场作为主力,群海国际是台湾少数正视清真食品商机的企业。但并非所有的境外投资者,都拥有像群海国际董事长林兴瑞一样的能接触到马来西亚国会议员的大学挚友(马来西亚华侨)。

4年前,还在做水产品冷链运输及贸易的林兴瑞通过大学挚友了解到马来西亚正在推行粮仓计划。“去马来西亚同国会议员商谈时,我们就是强调绿藻跟养虾。”林兴瑞说。这一切入点,源于台湾已有利用绿藻养虾的科研试验,据悉检测后发现绿藻养殖的虾类,虾肉中不利人体健康的胆固醇含量比一般养殖的虾肉低,而DHA含量则明显提高。

国会议员对此很感兴趣。

2008年,林兴瑞开始游说和招揽项目所需要的各类人才,并与国立台湾海洋大学养殖系合作,向台湾经济部工业局申请成立“水产科技产业研发硕士外国学生专班”,由群海国际提供奖学金吸引马来西亚学生前往台湾。

2009年,群海国际更进一步进驻台湾海洋大学育成中心,投资2000万台币与养殖系及食科系多位教授进行产学合作,内容涵盖水产养殖、食品和生物科技相关范畴,如罗非鱼全雄性养殖、鱼废弃物可提炼胶原蛋白等。

“群海国际更像是一个平台。”林兴瑞认为。

绿藻搭建产业链

林兴瑞的计划中,群海国际以绿藻作为发展核心,并将延伸到水产养殖、蛋鸡生产、饲料制造、食品加工、生物科技等领域,甚至串联太阳能等绿色能源、水产养殖、农业等产业

。目前首要的还是绿藻与水产养殖及加工的有效衔接。

一个大致的绿藻与水产关联的产业链轮廓:绿藻可用来加工成保健产品或健康食品,如绿藻面、绿藻虾饼、绿藻咖啡等;培养绿藻的废水因为含有细胞生长因子

,可用于养殖鱼虾,提高鱼虾的免疫力;同时,绿藻的废弃物可添加在饲料中,替代配方中的部分鱼粉;而罗非鱼的废弃物如鳞片、鱼皮、鱼骨等可提炼胶原蛋白。在这个产业链中,所有的废弃物都将试图内部化解。

“一切基于不对环境造成污染。”林兴瑞总结称。在他看来,一旦产业链的发展对环境可能带来伤害,都将终导致药物的使用,对土地、水体造成污染。“台湾的水产养殖历程和现状,已经表明这(非可持续发展)不是一条适宜继续走的路。”林兴瑞表示。因此,群海国际甚至苛刻地要求自己将鱼虾宰杀或加工过程中的废水进行回收提取利用,据悉已在申请专利。

为取得马来西亚政府的认可,群海国际在沙捞越地区的一个废弃农场里边承包了13英亩(约合78亩)池塘做小规模试验,教当地养殖户按他们的养殖理念和操作手法进行鱼虾混养,大获丰收。沙捞越政府购进10吨的水产品(出自其中的一个2亩池塘,包括鱼虾产量)送给国王、首相等政府高层品尝。

“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废弃的农场里居然也能达到这么高的养殖产量。这样,马来西亚政府认可我们是真的有实力。”时至今日,林兴瑞仍言语兴奋。因为,认可后的结果是沙捞越政府在工业园区内划了6000多公顷(1英亩年租金约150万台币,折合人民币约为每年5万元/亩)的土地交由群海国际用于大规模生产水产品。同时,对投资设备,沙捞越政府还提供50%的无偿补助款,以及原料进口全额免税和免收10年企业税款。

区域整合养殖缩减成本

零关税的原料依靠输送带从码头直接用于饲料加工生产,生产出来的饲料再次利用输送带发至养殖区,提供苗、饲料等并使养殖过程可全程监管和可溯,养成的鱼按合约价回购后统一品牌管理和销售……这便是林兴瑞所看重的区域整合养殖的好处。

“在此模式下,养殖过程中光运输成本便可节省20%。”林兴瑞称。与此同时,绿藻替代部分鱼粉、当地盛产的棕榈粕可用作粗蛋白等等,都将成为群海国际的生产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东地区有清真食品认证的产品,国际行情价都比无认证的食品高20%。额外的利润空间,足够群海国际在支付品牌维护费用的同时,还可分出部分销售利润用于回馈给养殖户。

实现依托绿藻搭建而成的庞大的跨产业链构想,林兴瑞还需要解决核心的问题绿藻生产成本高,如何实现量产以降低鱼虾养殖成本。

当然,这一难题已被攻克,并获得美国专利。利用阶梯形成类似瀑布的水流,进行循环培养运作,以长30公尺(1公尺=1米)、宽6公尺的培养池体,在气温平均26℃的大气环境下进行开放式蛋白核小球藻深层培养。开始以每吨培养液含300g干燥的蛋白核小球藻接种,进行量产组模测试,经24小时的运作培养后,检测培养液内藻体量为1120g/吨。扩大生产规模后,每年每公顷可产绿藻1200吨,高于日本学者kurano和watanabe等人的182.5吨/公顷年和128

.4吨/公顷年(数据来源2009年日本东京第9届国际藻类研讨会)。

目前,群海国际同沙捞越大学、台湾国立海洋大学合作,力图将“粮仓”计划做得更为完整。未来,这个计划还需要复制到其它地方去文莱王室已经抛出了橄榄枝。

产业链在大陆或难复制

中国大陆是群海国际已做的第二个投资市场,原因很简单,大陆消费市场足够大

,但林兴瑞并不十分肯定能将马来西亚的全套模式照搬进大陆。“大陆的土地取得成本高,另外一开始我们的重心放在马来西亚,跟大陆政府打的交道少,也不知道大陆的科研机构跟实际应用衔接是否足够紧密。”理想的合作方式,林兴瑞认为是“实业+科研+政府”三方的有机结合,但当前似乎遭遇“水土不服”。

群海国际在大陆的投资,只能说是一个尝试,并不起眼租恁的高位池用于午仔鱼苗种生产,找饲料厂代加工用于午仔鱼养殖的饲料

。这些都是暂时的,因为林兴瑞已做了“等群海国际在马来西亚做出一定规模时,再重点开发大陆市场”的打算。

届时,已成熟运作“大手笔”的群海国际,显然不会再满足当前般“小打小闹”。

公众号签到小程序
微商城怎么做
微信商城如何开通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