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黑龙江汉晋时期考古学遗存的分布与文化格局

2018-11-30 21:28:50

黑龙江汉晋时期考古学遗存的分布与文化格局

【作者简介】乔梁,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100029 刚刚结束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是一次对不可移动文物资源全面的调查登录工作,普查所覆盖的范围和获取信息、数据的精度均非以往的文物调查工作所能与之相比,因此普查所获的信息和数据为科学的保护、管理与进一步的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广阔的平台。基于第三次文物普查的相关数据①,以下拟就汉晋时期考古遗存在黑龙江省域的空间分布状况及所反映的文化格局作一些分析,并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的讨论。 一 所谓汉晋时期大体指相当于中原王朝的西汉之始以迄东晋结束的历史阶段,年代大致在公元前206年至公元420年这样大约600余年的时间范围内。而按照考古学的观察,在黑龙江区域则大体可以将这一阶段相对年代的下限设定在所谓靺鞨文化的出现之前。当然考古学遗存所反映年代的上下限只能是相对年代的概念,因此存在着一定幅度的浮动或偏差当然也在情理之中。 考虑到黑龙江考古学研究基础还相对薄弱,考古学文化编年体系尚未得到很好的构建,而多数从事普查的基层工作人员对遗存时代的判断可能存在着一些难于把握的因素,加之统一的秦王朝本身也就历十余年的时间,所以在做统计时将那些标明为秦代的遗存也包括进来。另外较多调查对象所登录的年代信息可能比较宽泛或模糊,如存在着 商至汉 秦至南北朝 汉至南北朝 等年代信息,在现有条件下显然难以对此做更精确的判断,因此统计时采取了将调查对象所标示的年代信息中包含着汉、三国、晋或年代跨度覆盖了汉至晋的遗存都包含在内方法。 按照前述条件所作的初步统计,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在黑龙江省行政区域内发现的含有汉晋时期的不可移动文物遗存共计2270处②。其中绝大多数属于古遗址,其他仅为数量极少的墓葬(墓地)或遗物采集点。古遗址中名称明确标明为城址(或山城、堡寨等)的约有311处,根据笔者掌握的线索,普查登记中的所谓城址,情况并非如一,其中更多的是分布在丘陵山冈利用自然地势而简单加以人工掘壕堆土、构筑所形成的具有一定防御功能的堡寨,而真正成规模的能够围合的平原城址可能只是极少数。此外如果按照在七星河流域开展的全面考古勘查与测绘的成果③,这一时期的遗址中除去城址和普通居住址外,还有出于祭祀、瞭望以及设塞等功能而形成的特殊遗存。 按照自然地理的分区,现代黑龙江区域大致可以分作松嫩平原、三江平原、东南山地丘陵和大兴安岭山区、小兴安岭山区这样几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以及相互间的过渡地带。就三普发现或确认属于汉晋时期遗存所分布的地域考察,大致可以确认,在松嫩平原发现70处,三江平原1707处,东南山地456处,大、小兴安岭山地37处。上述遗存分布的统计主要是基于现行各县级行政区域汉晋遗存的发现所做的归纳,虽然存在着部分遗存的自然地理区划归属未必完全准确的可能,但总体应当能够反映当前调查登记汉晋遗存分布实际情况的基本态势。 通过分析,上述汉晋时期遗存在黑龙江区域所处地理位置的情形明显地反映出在地理分布上的不平衡性,即东南多而西北少,如属于东南部的三江平原和东南山地两者的汉晋遗存合计达2163处,占总数的95%强,而居于西部和北部的松嫩平原与大、小兴安岭山区却只有107处,尚不及总数的5%。之所以会在分布上出现如此强烈的反差,当然与调查中对遗存年代的判断或登记出现偏差存在着一定的联系。例如主要分布在松嫩平原西部的汉书文化在传统概念中被认为属于所谓的青铜时代至早期铁器时代④,因此在普查登记中调查者往往仅仅将其对应为中原王朝纪年的周代(含战国),而忽视了该文化年代的下限至少已进入西汉时期的情况,由此导致西部地区一些可能应当归属于汉晋时期遗存的年代下限判断偏早,终影响到统计结果。然而即使是存在着年代判断不够精确、发现中的偶然性等因素的影响,仍应当承认汉晋时期人类活动遗存分布的密度在现代黑龙江省域的不同自然地理单元间确实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西安堵漏公司
三相调压器
手机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