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法眼 第三百九十一章 我没有保护好凝儿

2019/12/05 来源:浙江信息港

导读

法眼 第三百九十一章 我没有保护好凝儿“任哥,不好了,老爷子受了重伤!”杨任与连天黑快到县衙门口,马上就要从四个持枪拦截的守卫

法眼 第三百九十一章 我没有保护好凝儿

“任哥,不好了,老爷子受了重伤!”

杨任与连天黑快到县衙门口,马上就要从四个持枪拦截的守卫面前闯进县衙,被半路冲出的小金龟给截住了。

小金龟身上都是灰尘,气喘吁吁,看来一口气跑了不少路。

“我大爸在哪里,他怎么了?”杨任嘎然停住脚步,语气急切地问。

“老爷子被伍胥子老头子和小猴子联手打成重伤!”说完这句话,小金龟警觉地扫了哪些持枪守卫几眼,嗖地一声蹿上杨任肩膀,咬着耳朵说:“在县城西南十里处。”

“咱们先去救大爸!”杨任心急火燎地说,霍然转身,向着西南方向火速奔去。

连天黑二话没说,迈开大步,随后跟上。

“任哥,你给那大黑豹治病了吗?”路上,小金龟紧紧地抓着杨任的衣领,扭头看了一眼紧紧跟随在身后的连天黑,压低声音问道。

连天黑不疾不徐,黝黑的脸上露出淡定的神色,紧紧跟在杨任身后,其实它的速度很快,作为八级超兽,它的速度达到每秒二百八十米,几乎接近音速,它这是刻意压低了速度,因为它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不敢跑在前头。

“还没有,只是把他身上的毒煞压制住了!”杨任淡淡地说,脚下呼呼生风,等他说完这句话,已经跑出去了上千米之远。

在小金龟的指引之下,很快来到龙原西南十公里处的钓鳌峰。

这里山势起伏,郁郁葱葱,曲江从钓鳌峰下面奔腾而过,风景独好!

“快到了!”小金龟从杨任肩膀上一跃而下,沿着山坡向山上飞跑,小金龟走的是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它自己倒好,可以从茂密的树枝之间和荆棘缝隙中顺溜地穿过,但是可苦了杨任和连天黑两人,他们身体太大,不能很顺利地从树枝和荆棘缝中钻过,只能拿出宝剑,一边披荆斩棘杀开一条路,一边向山上进发。

连天黑嫌这样太麻烦了,在一处树冠不太厚密的地方,脚尖一点地,身躯原地拔高十几米,冲到树冠上面,身躯凌空平移数米,一脚踏在颤颤巍巍的树冠上,而后向前飞掠,一边向下面说:“霸哥,快给我指引方向!”

“向前......向左......向右.......”小金龟一边在地上飞快地爬着,一边喋喋不休地指引。

杨任用佩服的眼神仰望着在厚密的树冠上飞掠的连天黑,摇头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完全可以蹦上树冠,但是还不能踏叶飞行,只能继续披荆斩棘,沿着崎岖不平的山坡毅然前行!

很快三人来到高耸入云的半山腰,从这里俯瞰下去,曲江像一条弯弯曲曲的飘带,从山脚下蜿蜒流淌。

“老爷子就在这山洞里面。”小金龟用头指着茂密的树丛后面的一堆乱石,小声说。

“这里有山洞吗?”杨任游目四顾,寻找山洞入口,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除了一堆横七竖八的乱石。

“需要把这块石头移开,才能看到洞口。”小金龟微微一笑,抬起爪子指着其中面前一块五尺见方的石头,神秘兮兮地说。

连天黑迈步上前,伸手去搬石头,他的手还没有接触到那块石头,突然,前后左右的四块石头同时飞起,目标都是连天黑的身躯,速度奇快无比,宛如电光石火。

连天黑吓得魂飞天外,也顾不得什么风度,身体就势向地上一蹲,像一个皮球一样飞速滚了出来!

“砰~”“砰~”

那四块石头在刚才连天黑所处的位置交叉划过,互相交换了位置,发出几声巨响之后,回归于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有被激出的泥土和碎石向四处飞射,宣告这里刚才发生了很大的战事!

“巨石阵法!”小金龟兴奋地说,双眼放光,好像早有所料。

“霸哥,你怎么不早点提醒!”连天黑心有余悸地说,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刚才幸亏他反应得快,否则很有可能被那四块巨石打得头破血流!

“大爸在身受重伤的时候还不忘布置防御阵法,实在太难能可贵了!”杨任心里感慨,暗中睁开手眼,快速地扫视这一块地段。

在手眼的视域范围之内,出现了一个直径约五米的圆球形的封印,仿佛用乳白色薄膜做成的透明圆球,把这些乱石全部笼罩在内!

那些乱石之间还连接着密密麻麻的无形的线条,那应该是乱石飞行的先后次序和方位,只要有人碰到封印,那些巨石就会自动升空,按照预先设定的先后次序和方位,进行交叉打击。

杨任稍微数了数,那无形的连接线竟然有三百多条,也就是说,像刚才那样的四石齐发的打击,可以重复上百次!

那种四石齐发的打击,像连天黑这种八级超兽都受不了一次,若是重复一百次,估计就算来了五级金刚也受不了!

“老爷子,你还在里面吗,任哥来了!”小金龟扯开嗓子喊道。

山洞里,光线昏暗,薛川盘腿瞑目而坐,正在调息运功。他满身是伤,有些伤口血液犹在流淌,非常凄惨,体内的真气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的运功只能勉力维持真元不散。

听到小金龟的喊声之后,薛川抬手微微摆动了一下。

山洞外面,挡在洞口的那块五尺见方的石头自行平移了两米,露出了一个口子四尺大小的山洞。

这个山洞处在无路可通人迹罕至的半山腰,掩映在茂密的树丛和一堆乱石之中,就算不用巨石挡住,一般的人也很难发现山洞的入口。

“大爸~”弯腰进入山洞

,一眼看清了薛川的伤势,非常严重非常凄惨,眼泪止不住地在杨任的眼眶里打转,他声音颤抖,只是喊了一句,就说不出话来,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

大爸这一生真是灾难深重,八年前被蝎子精植入蝎子毒针,生生地残废了八年,现在刚刚把蝎子针取出来,还没有完全痊愈,又被六耳碧眼猕猴打伤!

这猴子我定然饶不了它!

薛川微微睁开眼睛,见到杨任后,眼睛中闪过一道濛濛的泪光,开口句好就是深深地自责:“我没有保护好凝儿!”

“大爸,凝儿没事!”杨任伸手拍了拍薛川的肩膀,温声安慰道。他没有把采凝被吕斯寒抓去县衙的事告诉薛川,他觉得大爸身受重伤,不宜再受任何刺激。

“没事就好!”薛川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没再问什么,转过脸看向洞口外面,目光中带着深深的焦虑,这一点杨任没有注意到。

两人之间似乎出现了一种默契,谁也不再提采凝的事,好像采凝已经处在极度安全的境地,无须他人担心似的……

宝宝不爱吃饭咋办
小儿干咳
3个月婴儿发烧如何退烧
宝宝健脾胃的药
标签

友情链接